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谋定三国

第二十七章 擂台内外(一)

第二十七章 擂台内外(一)

二十七章 擂台内外(一)

这注定是一场空前的决战,虽然不知道以后是否还会有这样的战斗,可是每一个经历过这场战争的人,再回想当日的战斗的时候,都会忍不住说道:“那是一场让人无法呼吸的战斗,不仅是擂台外的,还是擂台上的,军师都算到了。(顶点免费领取微信红包活动手打免费领取微信红包活动)”

天地之间一片宁静,每一个观战的人都不敢大声呼气。

擂台之上的两个人,也静静地看着对方,他们身上所散发的气势,让每一个人都不敢小视,擂台上的沙石在他们双方气场之下飞了起来,顺着一个方向旋转,整个擂台成了黄河之上的一个漩涡。

“吕布亮剑吧”林若说完将手中的剑给拔了出来,七星龙渊一出,整个天地之间风云变色,众人仿佛看到一条金色的蟠龙立在了林若的身后,林若整个人的气势加强了不只是一倍,而是千倍万倍。

吕布瞬间被这股强劲的气势震退了好几步,他当下赶紧将手中的工布剑拔了出来。一道银白色的光芒闪过,在天空中之中,众人仿佛看到,吕布的身后站了一匹白额的猛虎,这匹猛虎的气势也不凡,瞬间将林若的气势压住了。

两个人当下都在为对方的这些年的进步吃惊。

“林若的武艺想不到进步那么大,看来今天自己未必能够打得败他”吕布当下眼睛里闪过一线寒光,忍不住想到。

林若同时也在想:“十多年不见,吕布的武艺,也是今非昔比了。今天一战,弄不好自己真的会受伤。”

“林若看剑”

“吕布看剑”

就在这一瞬间,两个人同时出剑朝对方攻击过去了。每一个人的速度都快如闪电,众人只能看到一金一白两道光芒在纠缠,他们的动作,他们的步伐,他们是如何出招,如何对剑,没有人看得清楚。

可是在这强烈的战斗当中,每一个人都能感觉到气温几乎要变冷了,整个擂台之上,似乎有一层凝固着的寒冰,天空当中竟然有洋洋洒洒的雪花飘落。可是每一个人看到大雪纷扬的时候,也能看到大雪纷扬的同时,所出现的一种像是水蒸气的怪异,光的怪异的折射,仿佛整个空间都破碎了一般。

林若的剑法属“寒”,因此剑气所带着的寒,竟然让擂台结冰了,让天空飘雪。但是吕布的剑法是属于“破”的属性,整个剑法当中所带着的是一种霸道得不能再霸道的凌厉,这种凌厉能够让周围的空间、时间都分裂开来,形成一个独特的空间。

众人也不知道这时间过去了多久,也不知道对方用了多少招,但是他们却能看到,整个擂台,在这两个人的气势之下,逐渐的迸裂,逐渐地变成齑粉,而随即而来的寒风,让他们都忍不住倒退了好几步。

在另外一般的城墙上,凝固了一层冰霜,士兵们看到擂台之上的两道光芒,在急促地碰撞着,每碰撞一下,所产生的力量,就让擂台列出一道裂纹,随着裂纹的扩散,整个擂台都逐渐的崩塌。

随着轰然一声,恍如九天之上的雷鸣,整个擂台被一股气流震出了一个巨大的天坑,每一个在场观战的士兵,都感觉到了乱石穿空、飞沙走石的混乱,他们许多人还来不及趴下来,就已经被这沙石打在了身上,不少人受了伤。还在离得远,否则只怕真的有性命的危险。

在坑底之下的两个人,似乎并没有感觉到的他们两个的破坏力有那么强,只是一心地迎战着对方。

擂台上的两个人在激烈地比试着,擂台外将会有什么样的情况呢?

此刻,其他三门的胡兵,正努力地朝着其他三个门发动猛烈的袭击。原来吕布早就已经计算好了,他和林若比试的同时,却派出人趁机攻打其他三门,想要达到攻其不备出其不意的效果。

不过,似乎林若也早就知道他会有这样的打算,因此其他三个门的防守,也丝毫不弱。

步度根负责攻打东门,而东门的守将不是别人,正是典韦,典韦看到步度根率领他的鲜卑大军攻打城门,当下忍不住破口大声骂道:“步度根,你这个卑鄙无耻的小人,亏军师如此信任你,你竟然趁军师不在太原的时候,叛变军师,你就是草原上的一匹白眼的野狼你这个卑鄙无耻的小人”

步度根这个人可不是鲁莽之人,他当下虽然觉得典韦的辱骂自己的话虽然让自己难以下台,可是他依然没有发火,反而不温不冷地看向城头上的典韦说道:“黑胖子,你们中原人卑鄙无耻,杀我鲜卑族人,屠杀我鲜卑人,我投降你家军师,也只是暂时的委曲求全,是你们太傻了,怪不的我”

“来人啊,攻城”步度根大声说道,随着他一挥手,他的身后的那些虎狼之师,马上抬上来了攻城用的长梯。

在南门,前来攻城的人是匈奴人的大将赫连雄,而守门的将军不是别人,正是七星,七星这几日曾经和赫连雄比试过,觉得这个匈奴人的武艺不差,可是脑子就是有点笨了,但是他身边却跟了一个看起来还是有一点墨水的汉人,这几天在这个汉人的挑唆之下,赫连雄连续几番在城下表演了愤怒、疲惫、懈怠的假象,想要引七星出城去攻击,可是七星是什么人?他岂会上当?

因此气得赫连雄是暴跳如雷,却也无可奈何。

要知道,匈奴人虽然是武艺高强,骑射本领中原人比不上,可是攻城掠地什么的,尤其是攻打城墙,那是绝对比不上中原的士兵的。要知道,在他们草原之上,根本没有什么城池,都是帐篷之类的东西,这些东西,根本不需要攻城,直接飞马奔过去,一两把火就搞定了。所以他们来到中原顶多是在趁人不备的情况下,能够抢掠食物、人、财物,可是等汉人反应过来了,都严守城池了,他们只能王成兴叹了。

当然,如今这个匈奴也不再是汉武帝时期的那个匈奴,如今这个匈奴已经是进入长城之后,安置在长城里面,也和中原百姓一样耕种的匈奴,他们有些人已经逐渐地接受了汉人的思想,汉人的文化,他们也有了自己的城墙,也有了自己的固定的家,所以他们也学会了攻城。

当然了,就算他们学会了攻城又能怎么样呢这太原城墙坚固,若是不开门应战,那么他们只能围而不攻,围上两年三载的,城中的粮食吃完了,老百姓才有可能打开城门投降,否则想要正面攻破这个太原城是绝不可能的。

这就是为什么,他们这群胡人,结交城内的大的世家,那是想要收买他们,让他们打开方便之门,好让他们进这座城池抢掠。

北门的队伍是吕布帐下的一个羌人的将军,而负责北门防守的不是别人,正是马云禄,马云禄的兄长马超那可是羌人心里的又一个神话,因此他们看到马云禄,也不敢轻举妄动,甚至连斗将的要求也不敢喊出来。

三门战士如火如荼,而西门的擂台的比斗也是精彩倍出。

“猛虎下山”随着吕布的一声大喝,他的剑锋由上而下,直扑自己的咽喉,林若只感觉到自己的咽喉四周的空间传来极强的冷凝之风,整个的时间空间放否都在瞬间破碎了一般,自己竟然看不到他的剑影。

哼,就算看不到,我也能感觉得到,林若当下大喝一声:“龙游天下”随着他的一声大喝,他手中的剑如同一道长虹,在四周飘舞,随着剑的飘舞,四周升腾起了一阵白雾,恍如天上的白云,而林若手中的剑就像是一条金龙在云中游行一般。

吕布剑刺过来的时候,却落到了云雾之中,林若的身子早就不在原来的位置了。

就在这个时候,吕布感觉到自己的脑袋后面有一股冷气直扑自己的脑门而来,接下来他就听到了林若的喝声:“翻江倒海”

只见吕布的身后,林若跃身跳起,整个人如同一条蛟龙,四周的气流在这条蛟龙的翻覆之下,形成了一个漩涡,吕布整个人被死死地锁定在了漩涡中心,脚下似乎都被冰霜凝固住了,丝毫动弹不得。

林若剑锋过处,天地开裂,就在剑尖要落到吕布的脑门后面,吕布大喝一声:“风虎云龙”瞬间,他用剑插在了地上,借着剑的力量,他弹身而起,整个人落到了一般,侧身闪过了林若的攻击。

“虎风之劲”吕布趁着林若剑势已经弱,马上在一侧用了他最强有力的杀招,直往林若的胸口扑。

这一招来势十分的猛烈,林若能感觉到,吕布的剑锋当中,带着强烈的煞气,这煞气仿佛在宣告林若的死亡,谁人敢正面挡中他的去路,那么他只有死路一条。而此刻林若的站立尚未稳定,根本不可能挡住,这煞气暴涨的一招。

“林若,今日就是你的死期”吕布大声说道他的剑锋,离林若的胸口已经不足三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