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谋定三国

第二十四章 还有一路(三)

第二十四章 还有一路(三)

二十四章 还有一路(三)

就在这个时候,郭淮带着一队人马从火海里走出来,他一身狼狈,身上的衣服有多次被烧焦的痕迹。

“曹将军,敌人偷袭汜水关了。敌人一进来到处放火,如今大火冲天,我们的士兵毫无防备,将军,此处不宜久留,将军必须马上回洛阳将战况禀明丞相。来人啊,快将曹仁将军扶上马,护送曹仁将军离开这里”郭淮当下抱拳对曹仁说道。

曹仁这个时候慢慢地从脑中空白当中恢复过来,他说道:“主公将这汜水关这么重要的地方交给我,我却把它丢了,我还有什么脸面回去见丞相?不行,我一定要夺回汜水关。郭淮,你带人回去向丞相禀明吧我要留下来与汜水关共存亡”

听到曹仁这话,郭淮当下心里想,老大,你以为我想留下来么?若是我不留下来断后,给你制造充分逃走的时间,你自怕连逃出去的机会都没有了,还有我带着人跑了,将你丢下来和汜水关共存亡,你觉得我回去,曹操会放过我吗?你可是他的同兄弟啊,一家人,我只是一个外姓的将军,他会怎么看待我呢?

“曹将军,如何你要是留下来,那只有送死的份啊如今到处是火光,我们的士兵四处逃散,根本没有办法聚拢,对方的人数众多,又将我们杀了一个措手不及,我们根本没有办法和他们对抗。将军,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将军,不可逞一时的义气啊”郭淮当下抱拳对曹仁说道。

曹仁当下落泪地说道:“当日我请命来守关的时候,就曾经对主公说过,关在人在,关亡人亡如今我岂能弃关而去?郭淮,你不要劝我了。”

郭淮见状当下说道:“既然如此,那末将愿意留下来,陪将军共存亡”

听到郭淮这话,曹仁当下激动地拉着郭淮的手说道:“如此,就麻烦伯济你召集士兵了。”郭淮当下应声说:“是”他当下抱拳说道:“还请将军先会屋去更衣,穿上盔甲”

曹仁应声说好,随即转身就要回屋,可是就在他一转身的时候,突然间感觉到脖子后一阵冷风袭来,接着就感觉到脖子一阵剧痛,整个人就晕死过去了。

“郭淮……你这个小人”这是曹仁在晕倒前的一个所想的。他认为郭淮肯定是想要拿自己献给刘备,以换取在刘备那边的功名。

“你们护送曹仁将军赶紧往西面撤去,务必要将曹仁将军安全送出去,其他的人,跟我来,我们不能将汜水关就这样拱手让给刘备了”郭淮当下大声说道。

几个曹仁的亲兵开始看到郭淮这样对曹仁,还以为郭淮要对曹仁不利,准备拔刀相向,要誓死保护曹仁,随即听到郭淮这话,一个个都凝重地抱拳应声答应了。

张飞带着人马一路杀过来,他们每杀到一次,身后的部队就随即放火,一时间整个汜水关一片火海,曹兵们一个个乱窜,这就刚好给张飞带着的人马收拾他们的机会。在张飞身后的不少士兵的腰间已经别着两三个人头了。

杀人,砍头颅,这是最简单的计算军功的方法。

张飞刺死的骑马的曹军的将军或者士兵,已经不下三十人了。就在张飞杀得兴起的时候,突然间听到有人大声叫道:“曹仁往西门逃去了,快去追啊”

张飞当下马上一矛将眼前这个家伙刺死,然后拍马带着士兵们一直往西面追杀而去。就在他要靠近西门的时候,突然间感觉到有一种莫名其妙的不安,就连他胯下的马也发出了嘶叫声,似乎前面是龙潭虎穴一般。

一股杀气,就在西门的城楼上出现。张飞能够感觉到,就算是在这黑夜里,在这黎明即将来临的时候,张飞也能感觉到,这股杀气就在西门的城楼上。

没错,在西门的城楼上有一个人,正拿着落日弓在瞄准张飞,可是落日弓为什么叫落日弓,那是因为是在白天的时候所用的弓,在夜里,这弓的威力就不如白天了,还有郭淮就算是练武之人,在这黑夜里,可看不清楚,到底那个是张飞,那个是他的副将。他根本没有办法瞄准。

“该死的若是一击不中,而自己又耗尽了力气,最后肯定会沦为俘虏,这一击,一定要中”郭淮当下对自己说道。要知道,拉动落日弓所耗费的内力那可是要三天才能恢复的,郭淮必须要有十足的把握才会去做这样的事情。

郭淮当下将手中的落日弓放了下来。

也就在他放下落日弓的瞬间,张飞感觉到整个人都轻松了。

“小心,楼上有古怪”张飞当下对左右说道。左右听到张飞的吩咐,也十分小心地远远地看着城楼。

郭淮的武艺是很不错,内力也很厉害,可是他的武艺的高强,只是限于单打独斗,或者做刺客的行径,可是在两军对垒杀敌,他的厉害远远是比不上张飞的。这就是万人敌的将军和江湖上武林高手的区别了。

郭淮知道,自己的机会只有一次,那就是潜伏,然后突然杀出,一剑拿下张飞的人头。郭淮将泰阿宝剑献给了曹操之后,曹操为了表示自己不白拿他郭淮的宝剑,随手就将自己最为喜欢的倚天剑送给了郭淮。

因此郭淮身上所佩戴的宝剑就是倚天剑,那把锋利无比的宝剑。郭淮潜伏着,他慢慢地在黑暗当中一步一步地接近张飞的人马。

还差一点,还差一点……只要张飞再靠近一点,就在自己一击刺杀的范围内了。

好,好……张飞的马慢慢地走了过来了。郭淮当下藏在黑暗当中,慢慢地看着离自己不足五丈远的张飞了,可是该死的是张飞的那匹马不太愿意靠过来,看来它也感觉到自己的存在了。

“你们几个上楼去看看,要小心”张飞当下对左右说道。

“是”左右一声,带着一队人马朝城楼奔去了。

傻蛋,你这样做,分明是自找死路吗看着张飞身边的人马少了许多,一直藏在黑暗当中的郭淮觉得这个机会来了。

他当下跃身飞起,一剑朝张飞的脖颈划去,可是就在他跃身腾飞,剑就要落到张飞脖子的时候,突然间他感觉到手一阵刺痛,一时间失神,等到他回过神来,张飞的长矛俨然离他的脖子不出三分的距离了,他当下用剑格档了张飞的长矛,借着剑刃的韧性的弹力,整个人旋转,单膝跪在了地上。

“怎么会这样?”郭淮马上爬起身来,然后怨恨地看着手臂上的那支箭,刚才就在自己就要成功的时候,竟然有一支箭射中了自己的手。他望了过去,只见,不远处一个青年的文士正拿着一把弩弓,弩弓上的箭头正瞄准自己。

“军师,多谢你刚才救了俺”张飞当下看向诸葛亮说道。

诸葛亮不说话,而是用弩弓瞄准了郭淮说道:“这个人的武艺十分的厉害,而且最善于刺杀和剑术,所以我知道他肯定会躲在黑暗的地方,等着刺杀翼德你。果然,不出我的所料。”诸葛亮当下看向那个捂着手臂,一脸怨恨地看着自己的郭淮说道:“河豚,你不知道吧你的事情,我在林军师哪里早就听说了。”

“哼,就算我的右手受了伤,我的左手依然可以使剑”郭淮说着当下用左手拿过剑,一脸谨慎地看着四周。

“你们是挡不住我的去路的”郭淮说完这话,当下马上用了一招“倾城落花”,剑气瞬间四面八方散开,围在郭淮身边的那些想要擒拿他的士兵,瞬间被这个剑气所伤,一个个都倒在了地上。

一阵马儿的嘶叫的声音响起,神不知鬼不觉当中,郭淮竟然骑在了旁边的一个骑兵的马背上,而原来在马上面的骑兵自然被他给喀嚓掉了。

“哼张飞,这次我杀不了你,可是下一次,你可没有那么幸运了”郭淮说着当下打马就跑了。

“追追”张飞当下恼怒地说道。他没有见过那么嚣张的刺客。

“翼德,穷寇莫追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收拾好这个汜水关,守好汜水关,等陛下的大军全来”诸葛亮对张飞说道。

张飞知道诸葛亮说的是实话,他当下也让人停止了追杀郭淮,然后下令打扫战场。

随着天亮,战场也打扫完毕了。

刘备的军队三万人,损失了将近三千人,不过对方的尸体更多,有将近七千人被杀,五千多人逃散了,剩下的八千人被活抓。

“这些人怎么办?”张飞看着这些俘虏,当下忍不住问诸葛亮说道。

“杀了吧”诸葛亮当下说道。

“?诸葛尚书,你刚才说什么?”张飞惊讶地看向诸葛亮问道。“俺没有听错吧?”

“曹操一定会率兵来夺回汜水关的,为了以防万一,这些人我们留不得,只能杀了。”诸葛亮当下说道。要留下这些战俘,自己不仅要花费粮食养他们,还要派人看着他们,更要紧的是,一旦曹操率兵来夺汜水关,这些人有可能就会成为定时的炸弹。诸葛亮可不敢保证,刘备的大军会比曹操的大军先到。既然如此,留着这些人就成了一个危险的种子。

“那就将他们放了吧”张飞当下说道。

听到这话,诸葛亮忍不住说道:“翼德,你什么时候变得那么仁慈了?我可是听说,你在攻打乌桓的时候,和典韦两个人比赛杀人,你最后还因为输给典韦心里不服输呢?怎么到这了,竟然变得那么仁慈了?”

[奉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