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谋定三国

第四章 兵出乌桓,奇兵突袭(三)

第四章 兵出乌桓,奇兵突袭(三)

四章 兵出乌桓,奇兵突袭(三)

阎柔本是一个汉人,在他很小的时候,就被鲜卑人和乌桓人相继俘虏来了。一直一来,阎柔在乌桓人的王庭里都是很小心谨慎的,他表现出来的“忠心”和机智让乌桓人十分的信任他。

甚至当年蹋顿和袁绍联系的时候,还派了他当使者。阎柔虽然为乌桓的臣子,可是内心世界里,还是将自己看成是一个汉人的,甚至他看到乌桓的强大,内心也为汉人焦虑,他是一个很攻于心计的人。为此,他设计了很久,他要将乌桓的部落搞乱了,他向蹋顿献的夜宴夺兵权,就是其中一部分。

而布露则是阎柔的最爱的女人,这个女人为了他,甘心地当美人计当中的那个美人。可以说,阎柔为了扰乱乌桓的朝廷,煞费苦心的。

他那日得知侯全刺杀林若成功,害得林若身受重伤,心里就暗暗难过了,眼看这汉朝强大起来,却被一个汉奸给破坏了。为此,他才决定加快了乱乌桓的步伐,可是谁知道,在这个当口,这汉朝的大军竟然出现在了柳城两百里之外,这也太让阎柔惊喜了。不得不惊喜,可是却也难办了,因为按照他的计划,他本来还打算策反了那三个部落的单于的,让他们内部打起来。

“阎柔,你可有退敌之策?”蹋顿着急地看向阎柔说道。

阎柔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说道;“皇上,柳城的城池远没有汉人的坚固,若是汉人来攻城,只怕我们是守不住城池的。唯一的办法是,皇上你马上带着人马连夜逃走,汉人虽然强势,可是毕竟不能深入作战,只要皇上你带着人马逃掉了,日后还有东山再起的机会。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

“阎柔,你这个汉人的奸细。皇上,你千万不能听他的话。你如果听他的话的话,那我们乌桓再也没有希望了。皇上,所谓兵败如山倒,一旦皇上你不战而退,那么我们的士气必然低下,到时候,只要敌人来追击我们,我们就死伤惨重了。”这个时候,右贤王被人搀扶着走了进来。

今天晚上打在他屁股上的廷杖,那可是不轻,如今他能在左右的搀扶下走进来,那完全因为他多年来习武锻炼出来的。

看到右贤王带伤前来,蹋顿心里十分的感激,他当下说道:“今天晚上,朕打伤了右贤王你,没想到贤王你还是来了。”

“皇上,臣是皇上的臣子,是我乌桓的右贤王,岂能坐视我乌桓被汉人所灭?皇上,为今之计,只有皇上亲自去请三位部落的单于了,亲自将兵权交还给他们,并且恳求他们一同出兵抗汉。”

“什么,让朕把兵权交还给他们?如今朕把兵权交还给他们,那么他们不是会要了朕的命?这绝对不行。”蹋顿立刻说道,“这绝对不行。”

看到蹋顿如此执拗,右贤王不由跪下来了,可是他的伤确实很重,根本跪不下来,只能瘫倒在地上了。他哭泣地说道:“皇上,唯有这个样子,才能保我乌桓不失啊,唯有这个样子,我们才能度过目前的难关,还请皇上放下与三位单于的恩怨,亲自去恳求这三位单于,这三位单于虽然不是什么好人,可是却也是我们乌桓的单于,他们不会坐视乌桓被汉人所灭,而不管的。还请皇上放下私人恩怨,前去恳请他们三个亲自领兵抗击汉人。”

看到右贤王这个样子,阎柔不由说道:“右贤王,你知不知道,你这样是将皇上往火坑里推,汉人既然能够无声无息地打到我们的家门口,那么就说明他们军队里有能人,何况就连我们乌丸最精锐的铁骑天狼铁骑,也不是汉人的对手,你觉得就凭他们三人带来的十万乌合之众,而且军心不稳的情况下,能抗击得了汉人的大军吗?”

“正所谓,强弩之末不能穿鲁稿,这些汉人肯定是连日赶路到达我们柳城的,如今从一来,他们必然是疲惫之师,况且他们能够不被我们发现,那么也说明,他们的军队人数并不多,我们如果有柳城的三万铁骑,再加上三大部落带来十万之众,对付这些人,简直是绰绰有余,根本不必害怕。”右贤王针锋相对地说道。

听到右贤王这话,阎柔不由冷笑地说道:“这样说来,右贤王认为我们的人马一定能够打赢汉人了?”

“这是自然的。”右贤王说道。

“皇上,臣请皇上立刻将阎柔还有美人布露推出去斩首,将首级挂在柳城的门外,借此以安人心,然后皇上亲自率领大军和三位单于一同出兵应战汉人的疲惫之师,一定能够将汉人的军队打败的。”右贤王进一步说道。

阎柔当下脸色一变,不得不说,这个右贤王确实有一套,如果蹋顿按他这样去做,真的可以很快地安定人心。阎柔突然间眼睛一转,计上心来,他当下跪下说道:“皇上,如果阎柔一死,能换得乌桓的安定,阎柔宁愿献上这颗头颅。”

布露听到这话,心里暗暗伤心,她的内心里对阎柔的爱,那是无可言表的,她当下跪下来,含情脉脉地看向蹋顿说道:“臣妾也愿意用自己的性命来换取三位部落单于对皇上你的忠心,还请皇上赐死臣妾吧”

听到阎柔的话,再看到布露的那双饱含深情的眼睛,蹋顿内心是何等的不忍,他马上说道:“这绝对不行。要朕杀了两个忠于朕的人,来稳定那三个叛逆,朕做不到。右贤王,你休要多说了。”

“皇上,你不能这一个样子,你这样子会毁了整个乌桓的。”右贤王哭泣地说道。

可是蹋顿的心意已决了,任凭右贤王如何哭泣,都于事无补了。

“朕这就去对他们三个说朕将兵权还给他们,他们要还是乌桓人,就会和朕一同率兵抗击汉人,如果他们不当自己是乌桓人,那么朕绝不勉强他们。”蹋顿说完之后,转身就走了。而留下他们三个跪在地上。

“你就是一个妲己,一个祸国殃民的妲己”右贤王恨恨地看向布露骂道。

布露冷笑地看向右贤王说道:“右贤王,你是在骂皇上是商纣吗?”

[奉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