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谋定三国

第九十三章 破邺城(七)

第九十三章 破邺城(七)

听到总领太监,那惊慌失措的话,袁绍气急败坏地问道:“又有什么事情不好了?是不是又有哪里起火了?”袁绍说这话是纯属气话,他哪里知道自己一言中的。

“陛下,真乃神人,竟然能够未卜先知!”首领太监当下忍不住拍起了袁绍的马屁。

袁绍十分不耐烦地说道:“快说,又是哪里烧起来了?”

“刚才辛评大人派人来报,说是粮仓着火了,而且是冲天大火!如今辛评大人,正带人前去救火。”总领太监赶紧低下头说道。他看到袁绍那怒火冲天的样子,心里那个害怕啊,若是不小心,自己这条命就要交代了。

听完了总领太监的话,袁绍几乎站立不稳,好一会儿他才缓过神来说道:“你刚才说什么,再说一遍?”

一定是听错了,这粮仓怎么可能着火的?要知道,自己安排了一万人马守护着粮仓啊?这一万人马难道都死了不成?让敌人放火烧了粮仓?

总领太监当下说道:“辛大人派人来报,说是粮仓着火了,而且是冲天大火,如今辛大人正带人去救火。”

袁绍当下头晕目眩起来了,他捂着头,觉得头传来一阵阵的刺痛。此刻他也感觉到自己似乎得了头风病了。他马上说道:“给朕摆驾,朕要出宫!”

“是,老奴这就去准备。”总领太监赶紧退出去了。

当袁绍的车驾到了粮草,看到整个粮草,一片冲天大火,辛评指挥者士兵们,从远处大水来救火,整个火场一片混乱。

“陛下,你怎么来了?”辛评看到穿着龙袍的袁绍出现在火场,十分吃惊地说道,“陛下,这里混乱得很,若是敌人趁机行刺陛下,那后果不堪设想。还请陛下先回宫去吧!这里交给微臣就可以了。”

袁绍听到这话,当下喃喃地说道:“完了,全完了……这么大的火,怎么救也救不来了……完了,这下真的全完了……”

听到袁绍如此的话,辛评心里暗暗叹气,是的全完了,当他看到这冲天大火的时候,他就觉得全完了。

突然间袁绍的面目变得狰狞起来,他当下愤怒地说道:“淳于琼呢?朕给他一万人马,让他保护好粮草,他是怎么做的?叫他来见朕。”

听到袁绍这么说,辛评当下忍不住说道:“刚才臣已经派人去找过他了,可是这厮见到粮仓着火,火势巨大,他担心陛下责罚于他,他已经带着一队人马不知道逃到哪里去了。”

做错了事情,竟然还敢逃?袁绍这下子可是更加怒火中烧了,他当下咬牙切齿地说道:“淳于琼,朕一定要将你碎尸万段!”

这个时候,一个士兵惊慌失措地跑过来说道:“启奏陛下,启禀大人……大事不好了,叛将淳于琼带着一队人马杀了北门的守卫,打开了北门,将城外的刘备的人马放进来了……如今北门的将士正在拼死抵抗刘备的大军。”

“什么?”袁绍这个时候觉得天旋地转,整个人眼前一黑,就倒下来了。

“陛下,陛下……”

“快传御医,快传御医……”

在另外一边,张飞正挥动着他八尺长矛,努力地收割着生命。他率领这一万人马,一马当先就冲到了门口,遇到了敌人强有力的阻击。

说起来,张飞的运气确实不错,他埋伏在城外,十分不耐烦,时不时就望向城里,看看城里是否火光冲天。

而就在他不耐烦的时候,他突然间看到南门被一支军队打开了。张飞一看到有人将北门打开,瞬间乐了。他当下挥手说道:“兄弟们,给我冲啊!”

“将军,只怕是敌人有伏兵!”旁边的副将忍不住提醒道。

张飞一听当下说道:“又俺在,那点伏兵算什么!冲出去!将那帮王八羔子,全部都给杀了。”主将勇猛,低下的士兵自然就会受到鼓舞,当下一个个生龙活虎地冲杀出去。没过多久就冲杀到了北门的门洞里。

“饶命啊!诸位将军饶命啊!末将投降了,末将是开门出来投降的!”在乱兵当中,一个人打着白旗,苦苦地哀求道。

张飞低下的士兵,听到他这话,当下一把将他抓去见张飞了。

“你是什么人?”张飞用八尺长矛指着马下几乎瘫成了一团的那个敌将问道。

那个敌将当下几乎要哭出来了,他当下说道:“末将是袁绍的大将淳于琼,末将是来开城投降将军来的。还请将军不要杀末将!”

说起来淳于琼也够倒霉的,因为喝酒被烧了粮草,害怕被袁绍斩头,匆匆赶回家里,带着家小和他帐下的五百亲兵,杀死了守门的将领,打开城门就想逃跑,却碰巧又遇到了埋伏在城外,想要偷袭邺城的张飞。

张飞是一个忠义、勇武之人,他看到淳于琼这个样子,当下忍不住骂道:“一个无胆之徒,杀了你,会弄脏俺老张的长矛。来人,将他带下去先!等候军师发落!”

当下左右就将淳于琼拉了下去。

得知北门被淳于琼打开的消息后,袁谭当下率领了三千弓箭手,三千步兵和三千长枪兵前来增援。

当下双方在北门进入了胶着的混战当中。

袁谭,这个身为袁绍长子,却又不太被袁绍喜欢的人,他的此刻仿佛化身为吕布一般,身先士众,连续砍死了,几个有胆量冲上来的刘备的士兵。一时间,竟然达到了振奋士气的目的。

不少士兵看到大公子,如此“神武”,不畏生死,自然也跟着将性命豁了出去。

可是他如此英勇,就好像是黑夜里发光的萤火虫一样,招人的眼,果然听到一声大喝,一匹黑马仿佛从天而降,落到了袁谭的面前。

只见马上那个黑脸大将军,用他手中冒着寒光的八尺长矛指向袁谭,大声问道:“张飞在此,你可敢与俺一战?”

袁谭这个人的武艺虽然稀松平常,可是人的胆子却不和武艺成正比的,他当下不由说道:“如何不敢!张飞,看招!”

他说完率先挥刀就朝张飞砍去。

他旁边的副将想要阻止袁谭这鲁莽的行动,已经来不及了,因为张飞的长矛已经一招就将袁谭刺了剔透。

张飞一招就将袁谭刺死在马下之后,有些吃惊地说道:“怎么那么弱啊!这一招就搞定了,害俺白兴奋了一场!”

听到这话,旁边的袁谭的副将们,一个个都面露苦涩。

这个时候,张飞勒马,打了一个起扬,然后大声喝道:“燕人张翼德在此!谁敢与俺决一死战?”

听到张飞这话,不少袁绍的士兵,当下被吓得肝胆俱裂,一个个不由自主地往后挪着步子,甚至有些已经惊得瘫在了地上。

“快走!快走……快撤!”也不知道是哪个副将这样说了一声,一瞬间,所有的袁兵和袁将门,一个个都逃命一般的散开了。

张飞见状十分郁闷地说道:“怎么都跑了?”

“将军,赶紧下令杀过去吧!趁现在!”副将廖化忍不住低声对张飞说道。

“好!兄弟们,冲啊!”

就在这个时候,两员大将带着一队人马突然间杀了出来。那两员大将看到四散逃窜的袁兵,当下不由拔出发布号令用的宝剑,大声喝道。

“不许后退,不许后退,谁后退,我就杀了谁!”

“不许后退,后退者,就地正法!”……

随着这两员大将的将令传下去后,逃窜的袁兵,果然慢慢地聚拢起来了,也不敢在逃散了,可是他们的士气几乎为零。

“河北张颌在此!”

“河北高览在此!”

两员大将齐齐拦住了张飞的去路,大声说道。张飞看到这两个人,当下乐了,不由说道:“哈,又见到老熟人了。张颌、高览,你们两个是一个个上,还是一起上?”

没等他们两个回话,张飞又自言自语地说道:“俺若是你们,肯定一起上的,一个个上的话,只怕一招就被俺老张挑于马下了。”

其实张飞说的话虽然有些夸张,可是高览和张颌两个人曾经和他单打独斗过,都不是他的对手,这是整个袁绍的士兵都知道的事情,这个时候张飞故意把这件事情说出来,目的也只有一个,那就是打击对方,那已经微不足道的士气。

张飞这个人看起来大大略略的,可是实际上,他却是一个很细心的人。

“张飞,你这个屠夫,莫要欺人太甚!”高览面红耳赤地说道。很显然,他上一次和张飞对阵的时候,还没有到十招就落败了,这让他感觉到了奇耻大辱,如今伤疤被张飞揭开,他自然会忍不住大发雷霆。

“大哥,且让小弟来会会这个张飞!”高览抱拳对旁边的张颌说道,他说完还没等张颌反应过来,离开就拍马上去和张飞一较高下了。

高览胯下的马虽然不像吕布的赤兔那样出名,可是也是一匹千金难买的宝马,叫沙里飞。袁绍因为统治幽并儿州,这两个州盛产战马,因此袁绍的帐下的大将都不缺好马。

配合“铮”的一声响声,高览的马头已经到达了张飞的面前,而高览的长枪和张飞的长矛碰在了一起。

强大的冲击力让张飞胯下的马连退了好几步,张飞胯下的战马叫乌龙,全身黑得连一根杂毛也没有,这匹马的耐力极其好,可是爆发力却很差。

“好小子,才几天不见,长进了!”张飞当下不由兴奋地说道,他当下打起了精神,要将这不知死活的高览挑于马下了。

在张飞和高览等人激战的时候,袁绍那边的情况也不好过。

御医给袁绍扎了两针后,袁绍才缓缓地醒过来,可是他醒过来没一下,哇地一声,口吐鲜血,然后说道:“辛评,朕难道就要死在这里吗?”

“陛下,请放心,臣已经让大公子注意四城的防务了,臣相信,大公子一定能够杀刘备的人马的。还请陛下不要过于担心才好。陛下这个时候倒下来,那就什么都完了。”辛评当下落泪地说道。

就在这个时候,又有一个小兵急速来报:“启奏陛下,启禀辛大人……大公子率领人马去阻击南门刘备的人马,被张飞斩于马下了,如今高将军和张将军,两个人正努力拦截张飞……”

“什么?谭儿……谭儿……”袁绍又吐了一口血,然后大声说道。他说着又晕死过去了。这个时候旁边的御医忍不住看向辛评说道:“辛大人,陛下是怒极攻心,只怕很难在短时间内醒过来了。”

“陛下,陛下……”辛评当下忍不住叫道。

这个时候,辛评想到什么,他让人将袁绍抱上马车,又马上让人找来韩猛、眭元进、韩莒子、吕威璜、赵睿等五人。

辛评对这五人说道:“几位将军,如今邺城不可久守,而陛下又陷入昏迷。平日里,陛下待几位将军,恩重如山。如今陛下兵败,还需几位将军护送陛下出城,千万幽州,找到二公子,或者还有东山再起的机会。”

这五个人都是袁绍的死忠,武艺虽然比不上张颌、高览,可是一直深得袁绍器重,当下几个人相互间看了一眼,然后他们不由抱拳说道:“大人请放心,我等一定誓死保护陛下冲出重围。将陛下安全送到幽州。”

“如此,评在这里替陛下多谢几位将军了。”辛评当下抱拳说道。

“你们快走!剩下的事情交给我就行了。”辛评看着远处隐约有刘军杀过来了,当下忍不住说道。

“辛大人,你也跟我们一块走吧!”韩猛当下忍不住说道。

“呵呵,我是一个文人,跟随你们一起走的话,会拖累你们的。你们别说那么多了,保护陛下重要!”辛评当下苦笑地说道。他知道自己病重,时日无多了,又何必再逃呢!

“辛大人,我等告辞了!还望大人保重!”这几个人知道辛评抱着必死的决心,当下也不再劝辛评了,他们马上带领了一队人护送这袁绍朝东门而去了。

就在这个时候,又有一骑飞马朝这里奔过来了。

“辛大人,不好了,城里的一股乱兵杀死了南门的守将,打开南门,将曹操的大军放进来了。”

“都一起来了吗?”辛评当下说道,“我知道了。”

“大人,不好了,东门守不住了……”又一个骑兵跑过来禀报道。

“大人,你怎么了?”旁边的士兵看到辛评摇摇欲坠的,当下赶紧跑过去扶住辛评,然后关切地问道。

辛评摇了摇手,然后说道:“我没事,送我回府!我休息一下就没有事了。”

[倾情奉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