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谋定三国

第八十八章 善后与清洗(二)

第八十八章 善后与清洗(二)

刘谌听到林若这话后,用很复杂的眼光看向林若,仿佛在问:老师,你为什么知道那么清楚?

看到刘谌如此复杂的眼神,林若的心里甚是苦笑。他当下叹气说道:“公子,放心,新曾经对主公说过,天下大定之后,便会辞官归隐。因此新身上的伤,应该不碍事的。”

伤何止在身上,还在心里。要知道刘谌今年才十六岁啊。一个十六岁的孩子就有这样的心机,以后自己要是跟着他,那得多费心力?这可比跟着刘备要费力气得多。林若这个人一向是一个不喜欢内部争斗的人。一直以来,林若从来没有和谁争过权利,他都是放权的,因为他觉得将所有的权利集中在自己的手里,这样做太累了。

这次争斗,就让林若感觉到后厌烦,他已经产生了一种厌恶心里。

“老师,你不要辞官归隐,父王和谌儿都离不开老师,还请老师明白,无论什么时候,父王和谌儿都离不开老师你啊!”刘谌当下忍不住说道。他的眼泪落下来了。

听到刘谌的话,林若一阵苦笑。可是林若心里却明白,自己真的不适合官场的争斗。尤其是陪在这样一位喜欢心计深沉的人的身边。

明白么?是啊,自己怎么不明白?自己就是太明白了,所以才想要离开。落井下后,利用人心的手段,你完全得到了你母亲的真传,如今你又使用你父亲的真传,掉眼泪来感动我?

哎,不愧是钱夫人和刘备生的儿子。

刘谌哭得很伤心,话说得也很真诚。

看着刘谌那张带梨花的脸,林若有些心痛。毕竟刘谌是自己培养出的学生,一直以来自己都认为他是单纯的。看到那张稚气未脱的脸,林若有些心软了。可是就在心软的一瞬间,林若想到了什么。

秦始皇也是一个有心计的人,也正因为如此,他才能统一了六国。那么刘谌有心计,也算不了什么了。只是自己真的很累。或者自己真的不合适跟在雄主的身边,何况还要花尽心血去培养一位雄主。

林若伸手擦去刘谌的眼泪,然后说道:“不要哭了,有些事情,你不用说,我也知道的。谌儿,为师今天很累了,你能替为师处理剩下来的事情吗?承德殿的偏殿里,还有荆州官员?他们都是被夫人招进宫里来的,你是世子,就由你出面去处理这件事情吧!”

刘谌愣愣地看着林若,他似乎没想到林若会让他来善后,在他看来,林若会替自己做好这些事情的。看到刘谌发愣的样子,林若笑了,他拍了拍刘谌的肩膀,似乎在鼓励他,也似乎告诉刘谌,他信任自己。

刘谌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还有,这次政变涉及到了三千余人,这些人有的是宫里的护卫,有的是宫里的太监,宫女,还有的是厨子什么之类的。你也看着办吧?”林若看到刘谌木讷的样子,不由失笑了,他当下说道。毕竟是一个孩子,就算再怎么装成熟,也是想要有人可以依靠的。既然如此,自己就给他依靠吧!将手中的权利放手给他。这样对他来说,未曾不是一种锻炼。自己不是诸葛亮,总不放心后主,自己是林若,该放手的时候就要放手。

听到林若这话,刘谌当下惊讶地看向林若说道:“老师,你想让学生怎么处理这两件事情?”

听到刘谌这问题,林若笑了,不过他的笑容当中带着的是一种说不出的疲惫。问自己怎么处理?他毕竟还是没有把握。

“为师很累,你自己看着办吧!”林若说道。“你觉得怎么合适你,你就怎么处理,不过蒯家的人,暂时不要动,因为这件事情要慢慢来。”

“弟子明白了。”刘谌当下说道。

林若走了。他带着一脸疲惫离开了养心殿,刘谌看着林若离开的样子,心里有些难受。不过他的难受也是一时的难受,很快地他就从难受当中当中换下来了。整个人的脸上出现了与他年龄不相符合的阴郁和狠毒,他握着拳头说道:“蒯家,我是不会放过你们的。”

回到府里,林若倒在床上就呼呼大睡起来,同时他吩咐左右,除非发生了什么重大的意外,或者是遇到了什么解决不了的大事,否则一切等自己睡醒了之后再说。

林若这一睡回到了翌日的早晨。当林若醒过来穿好衣服,洗漱完毕,典梓带着吕蒙进来了。吕蒙一进门就抱拳跪在地上说道:“军师,末将该死,末将让那华歆给跑了。”

听到吕蒙这话,林若觉得脑袋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刺痛,他当下用手摸住了头,然后说道:“这怎么可能?你们带了那么多人去追他,怎么能让他给跑了?执孝,你不是吩咐人在城外埋伏的吗?这华歆怎么能够跑了?”

要知道,在林若看来,抓住华歆,那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华歆是一个文人,他再狡猾,在这样重重包围之下,怎么可能逃走了?他插翅飞了不成吗?

听到林若这略带愤怒的问题,典梓当下也跪下来说道:“庄主,卑职确实派了人,可是我们的人截获的马车上,并没有华歆。”

听到这话,林若看向了吕蒙,然后说道:“你们的人不是一直追着华歆的吗?华歆什么时候逃出马车的?你们竟然不知道?”

听到林若接近愤怒和咆哮边缘的话,典梓和吕蒙同时底下了头。因为他们知道,林若的愤怒和咆哮是有根据的,这事情自己确实办砸了。

吕蒙当下说道:“启禀军师,末将该死!”

林若听到吕蒙这话,林若的气更盛,恼怒地说道:“你说,你们是怎么追人的?怎么能将人给放跑了的?”

吕蒙当下说道:“末将追着敌人,追到了城中,却遇到了突然间杀出了一队人马。接下来,就有十几辆不知道从哪里来的马车,场面有些混乱,当时就让人去分兵去追那几辆马车,而末将亲自率人追原来的马车。”

听到这话,林若突然间明白了一件事情,突然间杀出一队人马?那就证明,那个华歆已经做好了失败的准备,突然间出现十几辆马车,分开走,这也是他事先安排的?哪里有那么巧?这么说明,应该有人替他安排的?

“我们派人去查了那十几辆马车,发现车夫都被杀了,马车上空无一人,而且我们查过了,这些马车都是蒯家的。料想应该是华歆提前准备后退路用的。”典梓当下说道。

马车车夫被杀了?

是杀人灭口吗?这感觉怎么味道有些不对啊?若是蒯家的,蒯越明知道自己的人能够查出来的,他还有必要多此一举,杀人灭口?这太让人费解了。

“军师,末将也将那队突然间杀出来,放走华歆的人给擒住了。”吕蒙当下说道,“军师,我们是不是要审问他们?”

“他们应该不懂这件事情的真相的,可能也只是奉命行事。”林若当下说道,“吕蒙,那些人,如果是蒯家的人,你全部交给公子谌处理吧!”

“是!末将遵命。”吕蒙当下抱拳说道。

“子明,你也忙了一天多了,你下去休息吧!让你帐下的众人也好好休息一下。”林若当下对吕蒙说道。

“军师,末将认为华歆应该还在襄阳城里,末将请命,让末将带着人,挨家挨户地搜,一定能将人给搜出来的。”吕蒙当下林若说道。

典梓也说道:“庄主,卑职认为吕将军这话说得很对,还请庄主,下令搜索整个襄阳城,将华歆给找出来。”

林若微微地点了点头,然后说道:“这样吧,吕蒙,你负责挨家挨户地搜查,让廖立配合你,廖立虽然只是县尉,可是他的智谋不凡,你听听他有什么办法。在搜查过程中,一定要严厉督促手下的士兵,不要扰民,知道了吗?”

“末将明白!”吕蒙当下抱拳说道。

听到吕蒙这话,林若当下说道:“记住了,不能扰民,对那些贪小便宜,趁机揩油的士兵,一定要严厉的查处。”

“恩,末将这就去!”吕蒙当下抱拳转身下去了。

吕蒙下去后,典梓才说道:“庄主,卑职……”

“恩?有什么话就直说。”林若看向典梓说道,“卑职认为这次华歆走脱,或者吕将军隐瞒了什么。”

林若看向典梓,一脸不满地说道:“执孝,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庄主,卑职该死……卑职只是担心庄主被人骗了,才不得不说的。”典梓当下连忙说道。

“你将你听到什么,看到什么说出来吧!我不会怪你的。”林若叹气说道。这都怎么了?搞得像是无间道一样。

典梓当下低声说道:“卑职听人说,在城里,除了有一队人马突然杀出,十几辆马车同时出现,还有一群进城来的学生也出现……场面非常的混乱。因为昨天是圩日,而华歆的马车是突然间驶进市集的……卑职听说,那群学生不知道为什么拦住了吕蒙等人的军队,不让军队进市集搜人……”

听到这话,林若说道:“你去查查,这些学生是那个老师带出来的?”

“庄主,卑职查过了,带着些学生出来的老师是孙权。”

[倾情奉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