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谋定三国

第三十一章 赢了?!(三)

第三十一章 赢了?!(三)

杀人立威是千古以来最有效的方法。关羽当下用刀砍去几个不听号令,只顾争夺马匹的士兵的脑袋,大喝一声道:“放下你尔等手中争夺的东西。赶紧退回峡谷里,谁敢不服号令,下场,就和他们一样。”

听到关羽如雷震天的喝声,再看关羽手中那把血淋淋的青龙偃月刀,地上的尸体,还有关羽那凌厉的眼神,众人当下放下手中的争夺,乖乖地排好队,在各自的伍长和将军的带领下退回了峡谷。

“将军,这些降兵怎么办?”关羽手下的副将问道。这些人就这样放掉了吗?好可惜的啊。

“放了,什么都不要,先退回峡谷。”关羽当下说道。

副将听了当下传下关羽的话,让那些负责看守降兵的将士撤退。

“尔等快快逃命去吧!吕布就来了……”关羽突然间想到了什么,计上心来对那些降兵说道。

一时间,那些降兵听到吕布来了,都以为有救,都站起身来,一窝蜂地往后逃奔,人山人海地往逃奔。

关羽看到这个状况,嘴角露出了笑容。哼,吕布,看你的骑兵还怎么冲过来。

“撤!”关羽挥手叫道。

等那些都撤进峡谷之后,关羽也打马进了峡谷。而就在关羽进入峡谷的那一刻,吕布刚好一马当先,带着大队人马赶来,可是由于降军的冲击,人数太多,一时间吕布竟然过不来。眼睁睁地看着关羽撤入峡谷里,气得吕布当下忍不住用方天画戟指着关羽骂道:“关羽匹夫,休跑!”

可是前去的降兵如此多堵过来,他如何能前进半步!

“该死……闪开,闪开……”吕布当下挥动方天画戟杀出了一条血路,马蹄踏着活人死人冲向了关羽。

“主公,休要追,小心峡谷里有伏兵。”陈宫当下打马追上前对吕布说道。

吕布此刻早是气上脑门,哪里理会陈宫那么多?他当下说道:“公台,刘备逃入峡谷内了,此刻不追,就追不上了……”

“主公,要是敌人埋伏了等主公如何?”陈宫当下着急地说道。

“他如何能事先埋伏?你看看这里,我们已经事先打乱了他们的计划,如此好的机会,放过了岂不是可惜?”吕布当下说道。

“吕将军,那张飞已经被我家大帅射伤了……如今只有关羽,还望吕将军为我家大帅报仇啊!”这个时候,一个浑身是血的士兵跪在吕布的马前,哭泣地说道。

“公台,你听到了?此刻不追杀刘备,更待何时?”吕布说完挥手令下,带着人马冲了进去,根本不理会陈宫。

陈宫当下叹气地摇了摇头,不过如今春夏交际,与雨水充沛,山涧草木就算繁茂,也断然不能用火攻。只是希望遇不到刘备的埋伏才好。

陈宫不放心吕布带着人冲进去,当下也打马跟随吕布冲进了峡谷。

这峡谷越走越狭小,只能容得一个马身走过去,其实这就是双沟的一线峡,这峡谷尽头是沟谷纵横的丘陵地貌,草木繁茂,小山林立。

追了十多里地,每次转弯都是只能远远地看着关羽的队伍,都是追不上。这一路的藤蔓和石头,沟壑严重地阻碍了马的行走度。

前面虽然有路,可是马匹却没办法冲上前追赶,反而是步兵在这里,可以凭借茂林和沟壑隐藏起来。“”

“关羽,你这匹夫……你这个缩头乌龟……”吕布当下大声叫道。

“吕布,你叫什么叫,爷爷就在这里,你有本事就追上来!”这个时候从山上的一个茂密的小树林里露出关羽那张枣红色的大脸说道。他说完哼了一声,便又消失了。

“给我冲上山去,一定要活抓刘备……”

“主公,山坡陡峭,坡道湿滑,骑兵如何能上前?”陈宫忍不住叫道。要知道,自己这些士兵都是骑兵,怎么能够追上去呢?

“公台,难道就这样放过刘备?”吕布不甘心地看向陈宫说道。

“主公,那刘备如今也是狼狈不堪,而且张飞也受了重伤,我们暂且放过他一马,待他日主公在踏平徐州如何?”陈宫当下说道。

“不行,关羽和张飞两个无胆之徒,在徐州对我的羞辱,我不杀此二人,心不甘!兄弟们,给我追……”吕布看着越走越远的关羽,心中愤恨不已,当下不由说道。

“主公,君子报仇十年不晚。”陈宫当下说道,万一主公中敌人的埋伏如何是好?如今这地势,万一敌人站在制高点,用滚石和滚木砸下来,那自己这些人要死多少?

“公台……你……”吕布被陈宫劝得有些不耐烦地说道。

“主公,你冷静一些,你看看这里的地势,根本就不合适我们军队作战,我们倘若追上去,就算追上了,也会让我们人困马乏,倒是又如何能够作战?”陈宫当下不由说道。他跳下了马,拉住了吕布的缰绳,一脸恳切地看向吕布说道。

陈宫的话当下让吕布冷静了不少。他回头看了一下自己身后的战士,由于是骑兵,身上的披覆的都是精钢甲,马儿驮着人,还要驮着铠甲,确实很重,何况道路凹凸不平,时不时还有藤蔓,这让胯下的马儿都有些疲惫了,倘若再打马追上山,只怕还真的会人困马乏。

他当下说道:“如此便撤兵吧!真是可惜了,跑了刘备……”

吕布当下下令后队改前队,原路撤回。

当大军撤到一线峡谷外的茂密树丛里,大军竟然停滞不前了。

“怎么回事?”吕布当下忍不住骂道,“怎么不走了?”

这个时候,前面跑过来一个斥候道:“启禀主公,峡谷被一个从山上落下来的巨大的石块卡住了去路了。”

“刚才走过来的时候,还好好的,怎么才过不久就有巨石落下?”吕布不由说道,“你叫上几个兄弟,将巨石搬开。”

“主公,我看此事不简单……”陈宫当下说道。

“公台,这里道路狭窄,很合适用火攻,可是你看看,这天气润成这样,如何能用火攻?”吕布当下哈哈大笑说道。

“吕布,尔等中了我家军师的计了!”就在这个时候,山上冒出一个将军大声叫道。

吕布认得这个人,这人不是别人,正是管亥。只见管亥一声令下,山上冒出了各色旌旗,一时间刀剑声,鼓声,震荡了整个狭小的山沟。

“糟糕,主公,我们中了敌人的埋伏了。”陈宫叫道。

“怕什么?我们战士身上穿的都是精甲,锋利的箭矢都射不穿。他们能耐我们何?”吕布不以为意地说道。

其实吕布还是挺担心的,万一敌人用投石车那该如何是好?

而此时在一个出小高山上的草亭里,刘备不由说道:“虽然过程有些意外,可是没想到结局竟然和军师料想的一样。”

(第一更送上!票票拿出来!我要票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