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谋定三国

第三十九章 谋取会稽

第三十九章 谋取会稽

王朗接到袁术派人送来的命令,让他攻击吴郡的吴景和刘备,他不由掂量了一下,自己会稽才八千多的人马,就算现在征兵,也要三四个月才能上战场,如今自己贸贸然去打刘备,那不是自找苦吃?

不过要是不去打刘备,那岂不是违背了袁术的命令,袁术怎么说也是一个后将军,也是自己得罪不起的主。一时间,王朗处于两难的境地了。打还是不打?

王朗为难了,整日忧心忡忡的,他手底下的功曹虞翻见状忍不住说道:“主公,我听闻泾县大帅祖郎已经投降刘备了。刘备如今势力已经遍布了半个江东。如今刘备势大,我们倘若贸然去攻打刘备,只怕有去无回,倘若不去,势必会得罪袁术。如此主公便处于两难,不如主公投靠刘备如何?”

确实此刻人家刘备不来找你麻烦就好了,你还想去找人家刘备的麻烦,你觉得可能吗?王朗听到虞翻这话,心里不是滋味了。让他一个饱学之士去投靠刘备这样的人?

王朗当下忍不住说道:“那刘备不过是一个织席贩履之徒,是陶谦让徐州于他,他才有今日之势,老夫身为大汉的臣子,为何要投靠于他?况且我会稽亦非他徐州管辖。他倘若贸然率兵来伐我会稽,那与反贼何异?”

虞翻听到王朗这话,心里暗想王朗果然不是一个识时务的人,就算你王朗是饱学之士,就算你王家在江东是世家,可是此刻刘备势大,加之刘备在江东深的人心,你如何能与刘备抗衡?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间门外有小吏来报:“主公,门外有人求见主公。”

“什么人?”虞翻忍不住问道,难道是刘备派人来招降吗?

“小人问他是什么人,他说他要亲见主公才能说出他是什么人。”小吏躬身说道。

“快传他进来。”王朗当下皱眉头说道。看样子似乎是刘备派人来招降自己了。

走进来的是一个精明的小厮,那个小厮看到王朗后,又听人说眼前这个便是会稽太守王朗,当下连忙跪下说道:“小人奉东吴德王严谨之命前来拜见会稽太守王大人!”

东吴德王?

虞翻听了这话愣了一下,当下心中暗骂,这严白虎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山贼,趁袁胤攻打吴郡的时候占了乌程,如今竟然敢称东吴德王了?简直是可惜,如此跳梁小丑也敢公然称王称霸?把我大汉的江山处于何地?

“哼,严白虎好大的胆子,他一个小小的山贼也敢公称东吴德王?”王朗当下忍不住骂道。

那小厮听了这话后,当下说道:“我们王爷说了,王侯将相宁有种乎?天下乃有德者居住。如今大汉的运势已经走到了尽头,我们王爷只不过是顺应天命罢了。不过我们王爷说了,他只能当一个小小的东吴德王,当不了天下之主,这天下之主,还须要像王大人那样的有德之人才能当得了。因此我们大王愿意投奔大人,奉大人为东吴大帝。”

王朗听了这话脸色顿时变了一种颜色,这严白虎简直欺人太甚?当我王朗是什么人?乱臣贼子吗?这样公然劝我王朗造反?他差点就要拍桌子跳起来骂人了。

这个时候虞翻忍不住拉了拉王朗的手,他说道:“你回去告诉严白虎,他的好意我家主公心领了,可是我家主公乃是大汉的官吏,身食汉禄,断然不会做出谋逆之事。他要想拉人下水,也请他找其他的乱臣贼子去。”

那个小厮听了这话,嘴角抽搐了好久。

“还有,你告诉严白虎,吴郡如今已经归了刘备,他乌程也是吴郡的一部分,让他好自为之吧!哼,来人,送客!”虞翻当下不由翻白眼冷笑说道。哼,严白虎打的好算盘,想拉与刘备为敌,想也别想。

那小厮张嘴还想说什么,却被旁边的护卫拖了出去。

“主公,如今刘备一时间可能还抽不开身来对付主公,可是主公该明白,对付严白虎这的跳梁小丑,刘备根本用不了多长时间,他下一个目标就是主公你啊!主公,你还需早做决定为好。”虞翻当下躬身再次说道。

王朗叹气说道:“大汉的国运难道真的止于此呼?”

“哎……”

话分两头,刘备让人清理了现场,将烧成灰烬的“严子衿”骨灰装进了骨灰坛子,让人在城外为严新建造了一个坟墓,带着江东的的一干人等要给严新送行。一切葬礼结束后,刘备让在秣陵的陈登回到自己的身边,此刻他没有了严新,身边没有一个谋士是不行的,而他平日里他没少从军师的嘴里听军师夸赞陈登聪明过人。

陈登来到曲阿,第一件事情便是向刘备提出了攻打会稽。诚然,他的建议和林若的是不谋而合。

“主公,在攻打会稽之前,我们不妨先攻打乌程,我听闻那严白虎在乌程公然自称东吴德王。我们刚好以剿灭逆贼的旗号去攻打严白虎,届时再趁机一股作气拿下会稽。”陈登不由地说道。

刘备点了点头说道:“备打算让元龙与翼德留守曲阿,备亲自率军与云长一同去攻打乌程,不知道元龙意下如何?”

“主公,乌程的严白虎不足为虑,只是主公在攻打会稽的时候,还需小心,那王朗虽然没有领军作战的本领,可是这些年来在会稽深得民心,主公要去攻打他,万不可伤了他的性命,省得会稽百姓怨恨主公。”陈登忍不住说道。

“元龙,我听闻张昭、张子布就在江东隐居,元龙倘若能寻访到此人,且莫惊动了他,备想亲自去请此人。哎,军师曾经说过,江东有两位俊才,一位便是擅于内政的张昭,另外一位便是可比韩信的周瑜。如今军师虽然去了,可是这两个人确是军师留给备的有用之才。备不能负了军师的厚望,一定要将这两个人纳于帐下。”

陈登听到这话当下不由一愣,却没想到林若竟然这样夸赞张昭和周瑜。张昭的才华陈登是听说过的,不过周瑜……这个人不是一个精通音律的小儿?他能和韩信相比?

“主公且放心,登一定替主公查访这二人。”陈登当下拱手说道。

刘备当下传令:“传令下去,整顿军队,明日兵乌程!剿灭逆贼严白虎!”

“诺!”

二日刘备便和关羽两个人带兵赶往乌程。乌程离曲阿有两日的路程,因此在天黑之前,众人只是赶了一半的路。

大军在太湖旁边的一个渔村里落脚了。刘备与关羽等人借住在百姓家中,而一万士兵,则在村口安营扎寨。

当夜刘备无眠,睡到半夜突然间听到一阵熟悉的琴声,这琴声很优雅,如同山涧潺潺的流水,又似风拂过春日的草原……

刘备心里忍不住嘀咕道:“为什么这琴声让我听起来这般熟悉?可是这曲子我明显没有听过……”

关羽本来已经快要睡着了,突然间被刘备一个翻身弄醒了,又听到这样的琴声,当下忍不住说道:“军师也真是的,半夜不睡,弹什么琴?”他这话刚说出,突然间想起林若已经被火烧死了,那弹琴的应该不是林若,不由地心惊,莫非是见鬼了?

“云长,你刚才说什么?”刘备听到关羽这话,当下忍不住爬起身来,将关羽拉起来问道。而关羽此刻也已经清醒了,当下说道:“大哥,这琴声很像是军师的琴声……”

“对,一定是军师在弹琴……我就说这琴声怎么那么耳熟呢!”刘备心下马上认同关羽的说法,立刻下床,拿起一件衣服,披在身上,便要出去。

“大哥,这三更半夜的,你要去哪里?”关羽忍不住问道。他也赶紧爬起身来了。

“备觉得一定是军师没有死,这琴声是军师的……”

关羽心中暗想,看来军师的死对大哥打击太大了,大哥如今一听到琴声都认为是军师的了。

刘备披着衣服跑出了农家小院,循着琴声来到了太湖旁边,一处芦蒿茂密的地方,在一个转角处,便看到有一个用稻草搭建起来的小亭子,亭子上悬挂着三盏豆大颗粒的灯火,而灯下一个人正在亭子里抚琴。

刘备走到了亭子不远的地方,虽然那个人背对着自己,可是越看那个抚琴人的身影越像是严新。刘备冲了过去,一把抓住那个抚琴的人的肩膀说道:“子衿,你没有死,对不对?”

那人站起身来,转过脸去,愣愣地看着刘备。

“林若!”刘备吃惊地看着那个人愣了一会说道。

没错,这个人确实就是林若,没有易容的林若。也不是林若不想变成严新,而是林若尝试了好久,变身口诀也念了好几十遍,可是就是变不了,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身上根本没有法力,还是师父给这个口诀根本就是错的。不得已,林若只要以真面目见刘备了。

“使君,我们又见面了。”林若盈盈一笑,然后说道。他伸手请刘备坐下来。

“先生与子衿的身影实在太像了,备一时间将先生误认为子衿,还请先生见谅!”刘备当下拱手说道。

林若看到刘备一脸失望之色,当下忍不住笑了,他说道:“刘使君,你也不必难过,人生有聚有分。”看来刘备对自己还真的是“一往情深”啊!

刘备听了这话,心中更是伤感,他当下说道:“先生来此,也是为了子衿而来吗?”

“呵呵,子衿让我来助大人拿下会稽。我料想大人今日必然会在这个村子落脚,因此便在这里守株待兔。”林若当下也不隐瞒说道。

就在这个时候关羽带着两个护卫赶来了。

“大哥……这位……军师的师兄林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