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谋定三国

第三十七章 第一次抉择(三)

第三十七章 第一次抉择(三)

林若听到张良这话,当下长大了嘴巴,不敢置信地看向张良,韩信竟然是这样的一个人?可是历史上写韩信不是说他骄傲自大,目无尊长吗?甚至不知道急流勇退。

看到林若的反应,张良当下笑了笑说道:“阿若,你当年看过阿信写的《用兵》,你该知道《用兵》这样的一本实用型的兵书,绝不是那些骄傲自大的人可以写出来的。阿信最大的优点,也是最大的缺点。他太相信别人了,当然这个别人并不是指敌人,而是自己人。阿信带兵十分讲究和士兵们共患难,同吃苦,赏罚分明,言而有信,是一个不可多得的帅才。他的统兵能力是我见过的最强的一个。他能让一支松松垮垮的队伍变成一支嗷嗷叫的部队,他能让一支从来没有打过胜仗没有士气可言的队伍变成一支百战百胜视死如归的队伍……他善于找出敌人的缺点,也擅于现敌人的优点,并且能把敌人的优点变成缺点……”

“在鬼谷学习的时候,其实师兄弟三个人当中,就属于我的话最少,人最沉闷。阿信是我们三个的开心果,他总能想方设法地整出一些小动作来,惹得我们哈哈大笑。想起来,还真叫人怀念当初的日子。”

“师父,那萧何月下追韩信是怎么回事?应该并不是历史上所记载的这样吧!”林若当下忍不住问道。

张良点了点头说道:“确实并非如司马迁《史记》中所言的那样。”

“那事实上是什么原因让韩侯离开高祖?”林若忍不住问道。

“我们三个人当中,阿信是师父收上山最迟的一个弟子,我们与阿诚分别下山后,他才下了山,他比我们迟上山四年,也比我们吃下山四年。”

“我们下山后,遵照师父的吩咐,相互间要装成互不相识的路人。阿诚在沛县当了一个狱中的牢头,天天和犯人打交道,他说过在乱世当中,敢于触犯法律的人,都是一些活不下去,不得不铤而走险的有才能的人,他当这个牢头目的就是能够交结天下间有才能的人,这样为他日他辅佐明主打天下笼络人才。”

“我回到了下邳,依旧隐居在山中。对我来说,天下的纷扰权势根本就是过眼烟云,我更向往十年来鬼谷的平静的生活。在下邳我结识了霸王项羽的项梁,也和项家有了一定的交情。陈胜吴广起义后,秦朝果然和师父所预言那样乱了起来。在项梁的帮助下,我们找到了‘韩王’并且复国了……”张良絮絮叨叨地说出了当年那些陈年往事,说到最后,他感慨地说道:“其实当年,倘若不是阿诚来书召唤我,加之我对项羽的观察,知道项羽太过于善良并非成大业之主,否则我会一直留在项羽的幕下的。”

“在阿诚的精心设计下,我和高祖‘偶然’相遇了。也许阿诚曾经在高祖的面前将我说得天上有地下无,因此第一次相遇,高祖就拉着我的手,非要拜我为师,我自然不肯,他便推求其次,与我叙谈天下大势……不得不说,高祖是我见过最有领导魄力的一个人。他身上有一股让你震慑的霸主之气,还有一股让你为之臣服的王者之气……他为人处世不拘小节,为求胜利,不怕别人戳他脊梁骨,比起霸王的那股子傻得可爱的善良,他确实很合适结束这个乱世。经过几次的推脱,我还是最终被他的诚意所感,为他设谋,成了他帐下的智囊。回想起来,这一切似乎都是师父设想的那样。”

“我们三个人,一个精于内政,一个精于奇谋,一个精于领兵作战,得到我们三个便可以得到整个天下。这也正是师父为什么要让我们三人共同辅佐一主的原因了。”

“师父,范增是一个怎么样的人?他比起你来,谁更厉害一些?”林若突然间想到了项羽身边的范增,忍不住问道。

“你说霸王身边的那个小眼睛的小老儿吗?他是一个很聪明的人,他在战场上奇谋不断,秦朝的江山绝大部分是毁在他的手里的。不过这个小老儿的心眼很小,空有一身才华,根本不了解霸王心中的想法,一个劲以长者自居,如同一个父亲一样教训霸王……你可以想象得到,霸王心中对他有多么的厌烦。”

“所以在霸王大业最顶峰的时候,那小老儿被霸王赶走了,结果弄得吐血身亡,还真的很惨。哎,其实这范增老儿虽然不好,可是却也是一个忠心耿耿的人,我一直对王平用离间计这样的毒计来对付这个老臣子,心中很是难受。”

张良说到这里,眼神不由暗淡了下来,心中不由生出了一丝丝悲悯之色。

林若看到张良这样,当下忍不住说道:“师父,只怕项羽也知道这是一个离间计吧!不过他可能真的对范增厌恶已久,便想趁这个机会将范增赶走。你该知道,上位者的心态都是很奇怪的。”

张良当下点了点头说道:“我何尝不知。否则当年我便不会借口身体不适为由,托病不上朝堂,远离庙宇了。”

“扯远了……呵呵,看来回忆往事还真的很让人伤感。阿若,你刚才问我阿信是如何到高祖帐下的是吧?”

“我记得山上一别之后再次见到阿信,是在项羽的军中……当时我作为使者到项羽军中送信,路上刚好便碰到了阿信,当时你可以想象得出我内心是多么的吃惊,多么的恐慌,因为阿信的才华我是知晓的,他的个性我也是知晓的。我强压着心中的吃惊和恐慌回到了高祖军中,一进军营,我第一件事情便是去找阿诚,告诉他我在项羽军中遇到了阿信。”

“当时阿诚也极为吃惊,没想到我们三个师兄弟当中,小师弟竟然去辅佐了敌人。阿诚当夜就找了心腹高手,拿上私人密信去找了阿信,信中所言是什么我不知晓,但是我知道没过多久,阿信便离开了项羽,悄悄地来到了蜀汉。”

“阿信来到蜀汉第一个找到的人不是阿诚,而是我。你或者会很奇怪,为什么阿信不找写信给他的阿诚,反而是找我。其实是因为阿诚和阿信相交的时间太短了。阿信上山不到两年,阿诚就学成下山了。说起来,我与阿信相交的时间最长,足足六年。他觉得我是他身边的二师兄,是一个值得他信任的人。他告诉我,他并不看好刘邦,但是师门说过,要共同辅佐一主,而我们师兄弟三人已经有两人选择辅佐刘邦,他也只好弃项羽来辅佐刘邦。”

“我本想安排他与高祖见面的,可是他拒绝了。他只问我要了一个小小的专门管理粮仓的小吏。我深知阿信的性子,他可以统兵千千万,但是绝不是那种可以当好一个小吏的人,他不够圆滑,不够细心,更不会讨好上司。”

“果然没过多久,他便出事了。”张良便将韩信的故事继续说完。原来韩信当守仓令当得太过于认真了,有一次和一个冒领军需的将军生了争执,那个将军为了报复他一个小小的守仓令,让人半路把他打了闷棍,把他陷害成了逃兵。按军法,逃兵是会被杀头的。

林若听到这里,知道历史上韩信投奔刘邦后并没有得到重用,而是被派出守仓库了,结果因为不满刘邦的用人机制逃走了,却没想到历史事实竟然是这样的。

“当时阿诚知道了是我安排阿信当守仓令之后,深责我不将阿信到蜀汉来的消息告诉他,同时他拦下了将要被行刑的阿信,将他推荐给了高祖。可是谁知道阿信被推荐给高祖后,却在高祖面前一改往日的谦虚谨慎的态度,大放厥词,这让高祖十分不喜欢他。不过高祖又不好驳斥了阿诚的面子,便将阿信封为一个相当太仓令的专门管理军粮的官职。这个是一个文职,官职也算是很高的。阿信很开心接受了这个官职,可是我知道他的心却很冷,甚至随时做好了要离去的准备。”

林若听到这后,忍不住暗想,这韩信到底打什么主意?

“阿诚深知高祖的脾气,当下也是无可奈何。高祖喜欢有本事的人,对那些夸夸其谈之辈,高祖是深恶痛绝的。阿诚深知阿信被封为粮官之后,肯定会伺机再逃。果不出其然,阿信终于找到了再次逃走的机会。这一次是高祖帐下几十个官员一起跑了。阿诚得知阿信跑了之后,二话不说,便要了一片快马,连续追了三天三日才将阿信追了回来。”

张良便将当时的事实一一告诉了林若。原来当然萧何追韩信,确实追了三天三日,追到韩信的时候,萧何整个人都已经虚脱了,一见到韩信刚叫了他一声,他便从马背上摔了下来,还是韩信不忍心才将萧何用马给载回来的。

林若听到这里当下不由皱眉说道:“如此说来,萧丞相并未说服韩侯留下来辅佐刘邦了?那为何最后韩侯会留下来?”

张良听到这话,当下不由哑然失笑,好一会说道:“自然是阿诚苦苦相谏的效果,当然其中也有我的功劳。”

(第二更送上!票票啊,票票……啥时候给我票票?!票票多了,今晚爆第三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