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谋定三国

第十一章 这就是乱世!

第十一章 这就是乱世!

林若这行人到了洪泽湖,问船家才知道根本没有到曲阿的船,只有到临淮的船。林若本以为加些钱给船家,船家就会做这笔生意,可是船家的头摇得像拨浪鼓一般。

“这位先生,莫说十倍的船价了,就是百倍的船价,我们也不敢接这样的生意。”船家最后被林若缠得不耐烦了,忍不住说道,“这要钱不要命的生意,我们是不会做的。”

“要钱不要命?莫非这一路上暗滩很多?风浪很大?”林若忍不住问道。

“这位先生有所不知,这洪泽湖到长江口一带,有一帮水匪非常厉害,他们不仅打劫过往的船只,还杀人掠货,哎……已经死了好几个船家了。因此,你出的钱再多,也不会有人接这单生意的。我劝先生你还是改走陆路吧!”船家忍不住说道。

“改走陆路?走陆路就没有土匪和马贼了吗?”林若苦笑地反问道。

“走陆路,自然会有土匪和马贼,可是遇到的几率小,你们只要小心点就好了。”船家说道,“这总比走水路,到最后喂王八的好吧!”

既然水路走不通,因此经过一番商议之后,众人决定还是先乘船到临淮,然后走陆路到横江,横江有港口,可以从横江走水路出到豫章。

在临淮城内补充完粮食等生活所需用品,购买了马车,众人又浩浩荡荡地出了。

三国时期,整个中国的人口加起来都不到三千万,因此许多地方都是荒无人烟的。就是偶尔有几个村庄,都是几百人的,不可能有上千人的村庄。因此走出了临淮之后,一路上又是山林又是水的,极少看到人影。

这一路上倒也好走,没有碰到什么山贼土匪的。

到了东城地界后,天公不作美,又下了一场大雨,幸亏只是晚上下雨,白天还是出太阳的。

要知道三国时期的道路大多数都是泥路,极少有青石板路,这一下雨,道路泥泞得不成样子。在东城外三十路的山坡上一条刚好过两辆马车的道路上,四辆马车被一前一后共十个强壮的家丁夹在中间保护着缓缓前行。本来诸葛家只有三辆马车,可是由于林若的加入,三辆马车变成了四辆马车。

林若再也不用做马夫了,他改行当起了夫子。被诸葛家两兄弟拉进马车内,为他们讲述许多乱七八糟的物理知识。比如说光到底是什么,再比如说天为什么会下雨……

对于林若那些先进是思想和知识,诸葛家的两兄弟是听得如痴如醉,但是旁边的江小小每每听林若的讲课,都是小鸡啄米瞌睡连连。搞得林若不由摇头暗想:看来自己这个妹妹真的对学习知识文化没什么兴趣,那么到嫣然山庄,以后只能让她去学一门手艺了。

就在林若和诸葛家的两兄弟讨论关于植物光和作用的时候,车外传来了家丁的回报。

“少爷,前面现有个村庄,不过村庄里好像有些不太平……”

诸葛瑾和林若等人听了吃惊地走下了车。

马车在山坳上停了下来,诸葛瑾等人抬头望去,山下的村子四处冒着白烟,而这种白烟绝不是做饭的时候所能出来的白烟,应该是房屋被烧冒出的白烟,林若看着那大量的白烟,眉头紧皱。要是在晚上,应该能看到烈烈的火光,可是正午白天,太阳的光太大了,完全掩盖了村子里的火光。

林若皱着眉头说道:“看样子下面的村子遇到了山贼屠村。”

“大哥,我们赶紧到树林深处躲起来,否则只怕被山贼看到了我们,我们就很难幸免了。”诸葛亮不无担心地说道。诸葛亮看到冒烟的村子,想到第一件事情就是那群山贼肯定还在村子里进行掠夺杀人,此刻要是被他们现了自己这队人马,肯定要带人杀过来。

“亮儿说得没错,我们拖家带口的,未必是他们的对手,还是找个地方躲起来再说。”林若点了点头说道。要是他一个人他不害怕,可是如今他的身边跟着好几十个人,虽然有十个青壮的家丁,可是老弱妇孺比较多,因此他不得不考虑他们的安全。

“快将马车拉到林子的深处,我们先在林子深处躲一个晚上,等明天再上路。”诸葛瑾当下也同意说道。

众人躲进了林子的深处,林若又叫人清了了车轮碾过的痕迹。大家安顿好了之后,便支起了帐篷。

“子瑜,吩咐下去暂时不要生火做饭。要是被马贼现我们在这里就麻烦了。我先去山下一看究竟。”林若对诸葛瑾说道。

“大哥,你要一个人下山打探消息?这怎么行?”诸葛瑾当下拉住林若的手说道。

“大哥,笑大哥去绝对没有问题的。我相信笑大哥的身手。”诸葛亮说道。

“你又没见过我的武功,怎么相信我的身手?”林若听了之后笑着反问道。

“因为你每次从山上打猎回来带回来的猎物,这些猎物都是活的,而且猎物的身上极少有伤痕,这证明你是活抓这些猎物的。要活抓一只兔子,那就要比那只兔子跑得更快,身手更为敏捷。”诸葛亮分析道。

呵呵,这诸葛亮还倒是聪明。

其实林若打猎,根本就是和山上那些动物玩过家家。林若打猎,就是用轻功抓猎物。树枝上的松鸡,每次还来不及反应过来,就被林若逮个正着了。

“你放心好了,我大哥脚底抹油的功夫是最厉害的。”小小也忍不住说道。

“大哥,那你要小心。要不我叫两个家丁和你一起下去打探?”

“人多反而不好。我一个人跑路的时候,还跑得快。好了,我下去了。”

林若说完跃身上了树枝,来了一个踏雪无痕,轻身踏着树枝朝山下而去了。

林若的功夫惊呆诸葛瑾等人目瞪口呆。好一会诸葛瑾忍不住说道:“这身手,如同燕子一般,好生厉害。”

林若不知道该用什么词语来形容这里的屠杀,真的不知道该用什么词语。虽然他当过随军军师,可是从未真正上过战场,更别说亲眼目睹屠杀了。而今天他真真切切地看到了屠杀。一个,又一个百姓,在燃烧着的村子里,在那群强盗的刀下刀下去。血在飚,整个村子里弥漫着一股浓重的血腥味。这血腥味和烟的味道凝聚在了一起,让人产生了一种原始的愤怒,这种愤怒让林若此刻有杀人的冲动。

一个孩子在村子的道路上哭喊着,推着母亲的身体,希望能将倒在血泊里的母亲推醒过来,哭声撕裂人心。

“娘……娘……你醒醒啊……娘!”

“兄弟们,快杀……”

一群凶神恶煞的强盗正围着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女,撕开少女身上的衣服,进行原始强盗该做的事情。

“放开我,救命啊……救命……啊……”

“小美人,伺候好大爷,大爷会好好的疼你的……哈哈……”

一群拿着刀的强盗,追着那些无辜的村民,一刀一个,血在这光天化日下,显得格外的苍白。

一支箭飞来了,这箭刺入了那个正要对少女进行禽兽之事的强盗的喉咙,强盗倒地而亡。其他强盗站了起来,看向四周。

现在火光当中,一个青年,一个穿着青衣长衫的青年,他正拿着箭搭在弓上瞄向这里,他们看到这青年的脸的一刻的时候,已经无视了他脸蛋的俊美,因为他脸上的冷漠和他身上散出来的浓浓的杀气,已经完全掩盖住了他绝世俊美的脸蛋。

一支箭飞来,来不及躲开,因为箭太快了,又一个倒下来。

“兄弟们冲啊……杀啊……杀死他,不杀死他。我们都得死!”其中有一个强盗叫喧着拿刀冲了过去,其他强盗也跟着冲了过去。

这次飞过来的,不只是一支箭了,而是两支,又两个强盗倒下了,其中有一个就是那个叫喧的强盗。

林若的箭法很准,他从来没有用过自己精妙的箭法去杀人,可是此刻他已经完全没人第一次杀人者该有的那种畏惧、那种惧怕,他的心里只有一个字,那就“杀”!

箭支用完了,还有一个强盗没有死。他看向那个如同地狱出来的勾魂使者一般的青年,早就吓破了胆,他站起来想逃跑,可是脚软得已经没办法逃走了。

林若将手中的弓扔掉,捡起地上死人的刀。刀有时候和剑也差不多,而且刀杀人起来更为方便吧!林若运用了他绝妙的身法飘了过去,一刀将瘫在地上的强盗的头颅砍去,看着掉在地上滚动的头颅,再看着从那失去头颅,脖颈上喷出的鲜血,林若露出了少有的冷漠。回头看去,那个差点被强暴的少女,已经因为这血腥的一幕晕死了过去。

一群又一群强盗围攻了过来。

林若从来没想到过,自己会杀人,更没想到过,自己杀人的时候,竟然没有一丝的内疚,甚至心里竟然会产生出一种快感,他杀人的手法就像是在割草一般。

随着一个又一个强盗倒地,林若已经麻木了,他冷漠的脸上看不出一丝表情,没有悲伤,也没有快乐。

他身边的死人,渐渐地多了起来,尸体都堆成了小山。

也不知道杀了多久,随着身边那些想逃跑的强盗想逃去,林若鬼魅的身影,飘渺的刀法,结果了他们。死,此刻林若对那些人的判定就是死。

死光了吗?

林若杀到无人可杀的时候,抬头望向四周,现整个村子已经没有强盗的影子了。

林若冷笑地将手中的刀扔掉了,仰望苍天大笑说道:“哈哈,原来这就是乱世!这就是乱世,就是杀人如麻的乱世!”

没想到自己竟然也会有杀人如麻的一天。哎,自己终究还是这个乱世的一份子。

林若的大笑引来了一群人,他们将林若团团围住。

林若停下了笑声,警觉地环顾四周,看向那些人。这些人穿着盔甲,看起来不像是土匪强盗,倒像是一支军队。

从军队里走出来了一个二十左右的穿着软甲的文士,他看向林若问道:“你是什么人?这些马贼都是你杀的?”

林若冷笑地盯着那个文士看了一眼,然后说道:“你又是什么人?”

“大胆,我们家大人问你话,你怎么不回答?你是不是找死?”这个时候文士旁边的亲笔忍不住责问道。

“大人……大人……他不是那些马贼,是他杀了那些马贼救了我们啊!”这个时候一个从死人堆里爬出来,浑身是血的村民大声说道。

“是啊……大人,是他救了我们。是他杀了那些马贼救了我们啊……”另外一些幸存的村民也跟着叫道。

文士下马抱拳对林若说道:“在下东城长鲁肃,敢问这位英雄如何称呼!”

林若看向那个文士愣了一下,鲁肃?三国演义当中,那个有长者之风的鲁肃?!没想到竟然在这里遇到他。林若脸上露出一丝无奈的苦笑说道:“原来是鲁子敬,失敬失敬!在下笑夕阳!”

“笑夕阳?!”这名字挺熟的,等等,鲁肃失声叫道:“嫣然山庄的庄主,笑夕阳?!”

“正是在下。”

鲁肃不敢相信看向林若,此刻的林若一身是血,头上,衣服上,脸上都是血,这血干了,整个人又黑又红的。鲁肃曾经听过笑夕阳的名号,知道他是一个文士,可是今日一见,竟然是这样的出场,此刻的这个江南第一才子的出场,竟然有些像那些游侠。鲁肃当下抱拳说道:“久闻笑庄主文章天下第一,却没想到武功也是天下第一的!”

林若尴尬地说道:“不敢当!在下只是看到他们屠杀百姓,一时之间气愤难当,就杀人了。其实死了那么多人,在下心里也难过的。哎……”

“笑先生所杀之人皆是该杀之人,何必难过!?”

“是啊!”林若感叹地苦笑着说道。

“去查看村子,是否还有其他活着的百姓,一定要想办法多救活一些百姓!”

“是!”

“叫几个弟兄收拾一下这些尸体。”

“是!”

鲁肃一番吩咐下来,然后又转向林若说道:“先生,文武双全,真是当世英雄!先生不在江陵,为何会孤身一人到临淮来?”他说完就走过去,靠近林若,却被林若一身的血腥味弄得有些难受了。

“在下携家人回江陵,刚好路过这里,见到村子火光冲天,知道这里遇到了强盗,因此才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为了防止强盗劫杀在下的家人,在下将家人暂时隐藏在山里。”

鲁肃听了之后点了点头说道:“如此肃叫人将先生家人接下山来如何?”

“还是等一下吧!这里……到处是血,在下随行家人中还有老人和小孩,我不想让他们看到这样血腥的场面。”林若听了之后摇头说道,“我还是将身上的血迹洗干净,再回去找他们吧!”

要知道孩子看到这样血腥的场面,会做恶梦的,甚至会将孩子带入歧途的。

鲁肃听了之后先是一愣,然后说道:“来人,带笑庄主下去梳洗。”

诸葛瑾等人在山里等林若回来,一直等到将近黄昏,也没看到林若回来,许多人都已经等得有些不耐烦了。

诸葛亮皱眉头说道:“大哥,只怕笑大哥可能因为一时义愤,忍不住出手收拾那些山贼,笑大哥轻功很厉害,可是他的武艺我们却不知道如何。到时候双拳难敌四手,一不小心就会吃亏了。”

“亮儿,说得没错。我也正担心这个。”诸葛瑾点头说道,“可是我们贸然下山去找他,却也不好。”

“大哥,等天黑再不见笑大哥回来,我们还是派人悄悄贤潜下山去看个究竟吧!”

“恩!”

就在这两兄弟商议好的时候,一个家丁叫道:“快看有人来了。”

“是大哥回来了。”小小眼最尖,当下大叫道。

“是大哥回来了,可是大哥怎么换衣服了?还穿了一身粗布衣服。”诸葛瑾也看清楚了,来人正是林若。他记得林若离开的时候穿的是一身青色的儒衫长袍啊。

“怕是和山贼打斗时候,把衣服弄脏了,我们这里还有老人和小孩,笑大哥不想让我们见到鲜血淋漓的衣服,因此换了衣服才回来。你看……他身边还跟着一个文人和两个士兵。”诸葛亮忍不住说道。

林若带着鲁肃和两个士兵回来了。

他看到诸葛瑾等人担心的样子,不由地说道:“山下有些乱,因此耽误了一些时间。不过今天晚上只怕你们还没办法下山去。现在山上休息一个晚上吧!”

“为什么没办法下山?”小小不明白地问道。

林若笑着说道:“村子里都是死人,很多房子被烧毁了。一时间清理不过来,我们下去也没地方住,反而会惊吓了孩子。不如就在山上住上一宿。”

“恩。”诸葛瑾赞同地点了点头说道。

“这是东城长鲁肃,鲁子敬大人。”林若一一介绍道,“这是在下的结义兄弟诸葛瑾,这是舍妹江小小,而这位是在下的小友诸葛亮。”

“肃见过诸位俊杰。这是肃在山下给诸位带来的一些干粮和水。”鲁肃吩咐左右将随行的干粮和水奉上然后说道。

“多谢鲁大人。”诸葛瑾抱拳说道。

“不必客气。”鲁肃打量了一下诸葛瑾等人,然后目光在诸葛亮的身上停下来了。这个诸葛亮小小年纪,却给人一种少年老成的感觉,他也正看着自己,一副略有所思的样子,不知道他的脑袋里在想些什么。

“子敬请坐。”林若笑着请诸葛瑾到旁边的铺好的席子上坐下来说道。

鲁肃点了点头走了过去。

众人环绕着桌子而坐,丫环奉上了清水。

“公子可是琅琊郡人士?”鲁肃看着诸葛瑾忍不住问道。

诸葛瑾抱拳答道:“在下正是琅琊郡人士,家父在世时曾做过泰山丞。”

“哦,莫非令尊就是人称百姓父母官的诸葛珪大人?”鲁肃一听忍不住追问道。他可是久闻诸葛珪的名字,如今难得听到有诸葛复姓的行人,因此冒昧问道。

诸葛瑾叹气说道:“正是家父。家父已经在开春的时候去世了。在下带着族人到豫章投奔叔父,刚好遇到了义兄,因此一路同行。”

鲁肃忍不住说道:“说起来,在下和公子还是亲戚。公子的母亲可是姓章?”

“正是。”诸葛瑾点头说道。

鲁肃笑着说道:“在下的母亲也是姓章,也是琅琊郡人氏。按族谱算来,令堂还是家母的堂妹。因此我与公子算得上是表亲。因此公子只当肃是一家人就是了。”

原来攀亲戚,说关系,在古代就有了。林若暗想道,这个鲁肃怎么对诸葛瑾那么上心?怪不得诸葛瑾到最后是在江东给孙老大当臣子了,估计这都是鲁肃的功劳。

诸葛瑾连忙说道:“在下只是白衣,又岂敢高攀大人?”

“大哥,鲁大人既然看得起我们,我们就认了这个亲戚也没什么。”诸葛亮忍不住说道。他看得出鲁肃是有意和自己家攀交情。可是他不清楚,自己如今已经家道中落了,这鲁肃为什么和自己家攀交情?莫非因为自己叔父是豫章太守?或者他另有所图?

林若笑着说道:“如此说来,大家都是亲戚,就不用见外了。大家只怕肚子都饿了,子瑜,你快些让你的家人端饭上来吧!”

林若害怕再让他们攀亲戚下去,自己迟早也会成为他们家亲戚的一分子的。

诸葛瑾听了之后点了点头吩咐道:“好。来人,快将煮好的饭食端上来。”

“公子,方才一直不敢生火造饭,如今饭虽然做好了,可是菜还没有煮出来,因此公子和诸位还须稍等一下才行。”管家跑过来禀告。

“大哥,你都不知道,你一走就好几个时辰,我们又不敢生火做饭,生怕会引那些强盗上山来。如今可好,我们要挨饿肚子了吧?”小小一副苦哈哈的样子说道。

众人看到江小小这个样子,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