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谋定三国

第十七章 荀彧请客?

第十七章 荀彧请客?

十七章 荀彧请客?

清晨微风送来淡淡的月季花的芬芳,阳光温和地透过窗台照进了屋子。

林若伸着腰身爬了起来,看着这一切,不由地弹跳起床,大叫:“糟糕,哎呀……睡过头了。这个时代就不好,连个闹钟也没有。”

匆匆忙忙换过衣服,梳洗过后,林若便如同一支离弦了的箭冲向了厨房。他进到厨房便,看到穿着短打的张润正在拿着扇子往灶里扇风,在小灶上放着一个药罐。

林若尴尬地笑着说道:“嫂嫂,起得真早。”

张润抬头看向林若笑着说道:“叔叔,说笑了。叔叔,昨夜也很晚方睡吧!”

林若当下脸红习惯性地干笑两声说道:“呵呵……侄儿可好些了?”为了转移话题,林若把问题扯到了戏飞的身上。自昨天抢救及时,确定戏飞死不了之后,又是曹操的来访,林若一下子便将戏飞的事情忘得一干二净了。如今看到张润才想起这档子事来。

张润听到这里,顿时眼睛一红,鼻子一酸,再也忍不住了,哽咽地说道:“叔叔,你去看看他吧!他如今还没有醒过来……”

林若听了之后,不由心惊,暗想莫非是在水里的时间长了,脑子缺氧,弄出了植物人?若是这样,救回来,还不如不救。他当下也不好将实话说出,只是拱手说道:“如此,志才的药膳和药,便交给嫂嫂准备了。我去看看侄儿去。”

林若匆忙赶去戏飞的房中,见戏飞躺在床上,看呼吸和脸色都比较正常,心里不由松了口气。林若拿过戏飞的手,亲自给戏飞诊脉,脉搏跳得有力,非常平和,按道理说这个孩子应该没什么问题。可是一夜了,竟然没有醒过来,怎么回事?

林若思量着什么,便将戏飞的被子掀开,解开戏飞上衣,便从怀里拿出银针为戏飞扎起了针来。银针扎完后,林若将戏飞扶起来,盘腿而坐,双手抵在戏飞的背后,运气将身上的真气打入戏飞的体内,使戏飞血脉畅通。

做完这一切,林若的额头和后背都沾满了汗水了。

他习惯地将戏飞放好,将身上的针拔出来后,便给他盖好被子。

运功救人,可不是一件容易事情,哎,也不知道灵不灵光。不管了,反正自己都救不来的话,别人估计也没办法了。只好尽人事听天命了。

就在林若呆的时候,门口传来咳嗽声。

林若抬头望去,便看到张润端了一碗稀粥进来。

“志才吃药睡下了?”林若关切地问道。

“他昨夜咳嗽了一宿,都未能好好睡下。今日喝了药膳,吃了药,便睡了。”张润叹气地说道。她说完将手中的往粥碗放到桌上,然后坐到了戏飞的桌布,感叹地说道:“如今这个家,只剩下我一个人了。三叔,说句不吉利的话,要是他们父子两走了,我可怎么活?”张润说完便垂泪。

林若皱眉说道:“嫂子放心,侄儿他定然会无事的,他应该很快就能醒过来了。当初我蒙遭大难,也是睡了七天七夜才醒过来。俗话说得好,大难不死,必有后福。飞飞是一个有福气的人,嫂嫂不必担心。”

林若说的是实话。

就在张润叹气的时候,戏飞的手在动了。

“嫂嫂,飞儿的手动了。”林若惊喜地说道。

张润当下也紧张地看向儿子,一脸惊喜地说道:“飞飞……飞飞……飞飞,你醒过来了吗?你别吓娘,飞飞,不要再睡了。快点醒过来吧!”

戏飞慢慢地睁开眼睛,看了一眼张润,朦朦胧胧如同大梦初醒一般,张开嘴微微地说道:“娘……”

林若看得他的嘴唇干瘪,当下便拿过水壶,倒了一杯水递给张润说道:“飞飞,好像有些渴了。你喂他喝些水。”

张润见儿子醒过来,所有的烦恼都忘光了,当下欣喜地接过水杯,给戏飞缓缓地喂下清水。

戏飞喝下清水后,又迷迷糊糊地睡过去了。

“怎么又睡过去了?”看到儿子这个样子,张润有些心慌地看向林若问道。

“那能那么快就好了。你给他喂些清淡的稀粥,我估计他还要多睡一会。你们这个儿子啊,身体也不怎么样。嫂嫂,等飞飞好好些了,叫人来教他习武吧!这样能强身健体,还可以保家卫国。这乱世,不知道何时才能结束呢!”林若摇了摇头说道。

“三叔,这次多亏了你,飞飞才有救。”张润说着泪水就落下来。

林若摇了摇头说道:“我也是尽力而已。嫂嫂,你也去睡一下吧!你要是病了,这个家就没人撑起来了。”林若看着张润这个样子,有些担心戏志才和戏飞没好,张润就病倒了,这下可好了,一家子的病号。

“多谢叔叔提醒,妾身会照顾好自己的。”

“如此我便不多说了。我去补觉了。昨夜我还真的睡得很晚。”林若见她这样说,当下也笑了,摇手说道。

待林若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午后了。

肚子咕咕地叫,仿佛是在抗议林若误了午饭时间。林若摸着肚子,一脸无奈,这个时候才想起来,自己好像把早饭给省了。他当下伸了一个懒腰,扭了扭身体,便拿着脸盆到屋外的水井去打水。

倒不是戏志才小气,不给林若配备丫鬟,而是林若自己把人给赶走的。要知道林若如今可是易容,要是睡觉的时候,不小心将脸上某个部位弄移位了,刚好被早上进来送水的丫鬟看到,还不把人吓死。更重要的是,林若还习惯晚上穿夜行衣跑路。

一翻梳洗完毕,林若对着铜镜整理好自己的那张黑脸,使自己的五官保持“端正”。林若看着镜子里自己的丑样,当下忍不住嫣然而笑,露出了洁白的牙齿,好一个“白”加“黑”的效果,看起来十分骇人。

“咳咳咳……”门外传来来人故意的咳嗽声。

林若当下说道:“谁?”

“在下荀彧,荀文若。”门外之人叫道。

林若眉头一皱,暗想,这家伙来肯定没好事?八成了设了什么阴谋诡计要我跳的。等一下要万分小心。林若心里虽有计较,可是动作却没有落下,当下脸上堆满了笑容,走过去把门打开,说道:“什么风将你这位王佐之才吹到我这里来了。快请,快请……”

林若说着便身手作势迎荀彧进来。

荀彧走进来,微微而笑说道:“言心这里怎么这样清净?连书童也没有一个。志才也太小气了。回头我去说说他,让他给你找两个来。如果他没有合适的人,我府里倒是有合适的。我送过来两个如何?”

林若一听连忙摇手说道:“文若说笑了。志才岂是小气之人,只是林若是一个喜欢独来独往的人,身边不习惯跟着别人。谢谢文若的好意了,这书童我是不会要的。”

荀彧当下笑着说道:“在下孟浪了,要当言心你的书童,岂是平庸之辈能当的?”原来,给大人物做书童并不是什么低人一等的事情,反而是从师的一种方式。

林若听了荀彧的话,当下明白荀彧误会自己了,不由地笑了笑说道:“文若,请。恩……今天你来这里,不是只是想为我送两个书童那么简单吧?”

荀彧与林若坐下,两个人相对而坐。

林若用手摸了摸茶壶,现茶壶冷了,当下说道:“文若,且安坐,我去提壶水来,烧水泡茶。”

“不必如此麻烦。岂是我是来请言心出去吃饭的。不知道言心,可否赏光?”

“恩?请我吃饭?”林若当下愣了一下忍不住说道。不会是鸿门宴吧?不过话说回来,自己好像还真的饿得慌了。

荀彧笑着说道:“我最近听闻东郡有一家新开的客栈,里面做的饭菜十分好吃,还有里面的酒也是难得的佳酿。不知道言心可否赏光?”

林若一听当下说道:“有这等好地方。恩……走,还等什么,我都快饿死了。”

荀彧愣了一下,没想到林若会想也不想就答应了。

“可要叫上志才?”荀彧和林若出门的时候,忍不住问林若说道。

林若摇手说道:“千万不能叫上这个酒缸。要是让他去了,这些天的药又白吃了。我可不想做无用功。好了,快走……恩,对了哪个客栈叫什么?”

林若说着便不由分说地拽着荀彧往前走,搞得荀彧仿佛被人绑架一般。

荀彧心里暗暗想:“这个林若竟然那么贪吃?早知道如此,就早些请他搓一顿,那不是什么问题都搞定了?”

荀彧心里所想,林若自然是不知道。若是让林若知道了,林若肯定会笑,谁让你荀文若调了一个林若肚子饿得慌的时候来的?

荀彧尴尬地拉着林若的手说道:“放慢些,我要摔跤了……”

林若这个时候才恍然大悟,将手放开,用手抓着头傻笑,一副孩子做错事情的样子说道:“呵呵,忘了你是一个文士,不像我是一个粗人。”

“言心又说笑,你若是粗人,那我与志才都是野人了。好了,走吧!那客栈就在不远的地方,过这条街就是。新开的,我也没去过,不过听元让和妙才他们说,哪里的饭菜做得极好,酒也做得极好。”荀彧十分无奈地说着。

两个人并排而行,也不觉得路长,不一会便到了。

“诸仙停云?”

林若此刻一脸黑线,搞什么?竟然是去自己家吃饭。呵呵,不过自己家的饭菜还真的比这个时候代皇帝家吃的还要好上许多。要知道,没穿越前,林若是一个老师,身上没多少钱够挥霍,也下不起馆子,只好靠两手创造美食。一来二去,也学了不少的菜式。

如今在诸仙停云掌勺的应该是跟着自己寸步不离的四叶吧!他的厨艺深得自己真传,不,应该可以说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林若的脸本来是黑的,因此林若此刻一脸的黑线和错愕,荀彧自然没有现。他只当是林若看得了诸仙停云门外那两个大柱子上的对联惊讶罢了。

“莫问仙乡何处到此即为家;历尽红尘漂泊今朝是归人。”荀彧吟道,他吟完后对林若说道:“言心,这两句话如何?”

林若当下一愣,随即说道:“对……对仗,字词间甚是工整。不知道是哪个名家之笔?”这对联是他自己写的,可是三国时期并没有对联这样的东西,差点说漏嘴了。

“彧觉得此间主人颇能了解到在外的游子的心情。哎,如今乱世,百姓四处为家,到这里就一定是归人吗?”荀彧当下苦笑说道。

“难。”林若只说了这样一句。

“言心,请。”荀彧伸手请林若进去。

林若当下侧身谢过便走了进去。

两个人来到了大堂。林若熟视无睹地想走,却现荀彧脸色十分奇怪地看向挂在大堂的对联。

林若看那对联,心里暗想,当初自己也是有感而,没想到竟然引到他的痴来了?

在大堂上两根朱红色大柱子上,林若让典韦他们贴了一副对联:“年年难过年年过,处处无家处处家。”在这对联面还挂着一个横批,上面写着:天下太平。

荀彧看着这对联当下被镇住了。他好一会才回过神来,这个时候恰好客栈的一个小厮走过来,荀彧一把拉住那个小厮问道:“这位小兄弟,可知这两幅字是何人所写?”

这小厮林若没见过,估计应该是三阳临时雇来帮忙的。

那小厮估计是被问烦了,当下一脸不屑地说道:“哎,我说奇怪了,你们这些读书人,没事不来客栈吃饭,跑来这里尽是打听这些无用的东西。”

林若暗笑,这人应该不是三阳雇来的,八成是典韦雇来的。

荀彧被小厮呛了一句,当下也不闹,反而笑笑,从怀里摸出一块碎银子递给小厮说道:“还麻烦伙计告之。”

那小厮拿过银子,便放进怀里,笑着说道:“你二位这边请,你们二位要想知道什么,没有我李四不知道的。”

小厮笑脸盈盈地将荀彧两个人迎到二楼一个靠窗的位置。

这个时候正是吃饭时间,客栈前楼共三层,一楼是贫困百姓吃饭的地方,二楼是一般士子来吃饭的地方,三楼是雅间。这是林若布置的。此刻一楼早就挤满人了,二楼也是高朋满座。

后楼客房也是三层,底层是地字号房,是专为穷人设计的,房间狭小,没什么摆设,不过房价也便宜。二楼是人字号房,是为一般士子设计的,房间相对宽大,有案台和笔墨之类的东西,不过价格就相对来说贵了不少。三楼是天字号房,这房间十分是套间,有卧室和客厅,里面的摆设整齐,一应具有,价格是相当贵。

两个人坐下来后,李四堆满笑容地问道:“两位要吃些什么?”

“伙计你还没有告诉在下,楼下那两幅字是何人所写?还有门外的字又是何人所写呢?”荀彧忍不住提醒道。

林若尴尬地拿过茶杯,装作喝茶。

李四听了之后,左看右看,见没有别的店中人,当下故意小声着说道:“两位先生,你们有所不知,这门口的两个幅字,和大堂的两幅字,乃是一位高人所作。”

林若听到这话,差点没将喝进嘴里的茶给喷出来,他咳嗽了一下说道:“这位小哥,你先上菜吧!我都快饿死了。”

李四一听当下哈腰说道:“敢问两位吃些什么?”

“恩?!你们店里有些什么?”林若当下故意眯着眼睛,一副不信任的目光问道。

“嘿嘿,我们店里有的东西可多了。如红烧肘子,清蒸鲤鱼,白切鸡,白斩鸭,北京烤鸭,四川重庆火锅……”李四当下如数家珍地说道。

林若怕他说得没完没了,要知道这客栈里可是有三百多道菜,等他说完,估计自己也可快饿死了,他当下说道:“好。便要这清蒸鲤鱼,白切鸡,梅菜扣肉,还有拍黄瓜,再炒两个青菜就可以了。要快,否则等你们上菜,我也快饿死了。”

李四当下乐呵了,拿着毛巾往肩膀一搭,大声唱诺道:“清蒸鲤鱼,白切鸡,梅菜扣肉,拍黄瓜,两个青菜……你二位稍等,我去去就来。”

看着李四离开,荀彧一脸的无奈。

他看向林若问道:“言心,莫非是肚子饿了?”

“自然。我早上到现在可是一点东西也没有吃。”林若没好气地白了荀彧两眼说道,“你以为当大夫是那么好当的?”

“呵呵,言心辛苦了。我在这里,代志才谢你了。”

“别。我可是志才的三弟,自家兄弟有什么好谢的。”

“那是。帮自家兄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